東方小說閱讀網
東方小說閱讀網 > 仙師驚情 > 第一百零四章:小聶被抓

第一百零四章:小聶被抓

手機閱讀

第二天,吳錦茹送來早餐,一邊推門一邊說:“五彩,你寧愿找小聶也不和我一起是嗎,那我以后就不帶你玩了。”一開門,發現里面一空,小聶和她的兵器東西都不見了,只留下給穆乾的一封信,她趕緊跑回去找陸漫他們。

大家正在院子里吃早餐,她一進來就驚慌的說:“小聶留下一封信,人不見了,五彩也是。”

陸漫聽了也一驚,說:“這丫頭跑哪去了?”

吳錦茹說:“她是不是知道了云安門的人還不肯放過她,怕連累我們,所以走了?”

石嵐川接過信,說:“應該她還知道了自己重傷了穆乾,所以才決定離開的。”

陸漫說:“這丫頭,她以為這樣一走了之就什么事都了了嗎?我們趕緊去把她追回來。”

程歸說:“不用了,其實她離開對她對我們來說都是好事。”

陸漫說:“你說什么?雖然我們跟她非親非故,可畢竟相處了這么久,怎么能就這樣不管?”

程歸說:“她留下來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你也見識過她發起狂來有多可怕。”

陸漫說:“那是孟正雄對她出手才讓她發狂的,她平時就不會那樣,難道你也認為她是個人間禍害?”

程歸說:“我怎么認為不要緊,可如果所有人都這么認為呢?我們有能力為了她和全天下的仙師為敵嗎?如果她離開了,不再與人有交集,也許大家就放心了,她也就安全了。”

陸漫說:“可穆乾不會就這樣放下的,他還是會去找她的。”

程歸說:“他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醒,醒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有能力出門,他要去找就讓他去,找個十年八年,人長大了,大概也就死心了。”

陸漫沉默了。

程歸對她說:“小聶跟我們不一樣,她是可憐,但我們也無能為力,你也別再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了。”

陸漫嘆口氣,眼圈紅紅的。

中午時分,云安門的人也知道小聶不見了,孟正雄帶人怒氣沖沖的來質問:“是不是你們讓那小妖孽走掉的?”

陸漫冷冷的說:“孟掌門,你又沒命令我們看緊她,她有手有腳要跑,我們也沒辦法,你是不是要把我們頂替她抓回去關起來?”

孟正雄氣得臉色鐵青,哼了一聲,帶人轉身就走。

再說小聶離開天金山后就基本不敢怎么停留,累了就找些無人的山野下來歇息一下再走,吃些野果充饑。

這一天,在空中已經遠遠看到萬仞山了,小聶也累得快支持不住了,看到下面一座山,半山處一片火紅,正是他們曾經呆過的獨英山,便降落下來。

陸漫家的那座小院因為長久沒人住,已經長滿了荒草,那棵香楓正滿樹火紅,落葉把地下也鋪紅了。

小聶坐在石凳上休息,看著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汗水和著淚水在淌,問五彩:“五彩,你說,陸前輩他們不用再躲避云安門的人,以后會不會回來這里住?”

五彩說:“也許會吧,天下那么大,也許不會。”

小聶又喃喃的說:“不知赤狐大哥一家有沒有回來過,我老想它們的。”

五彩說:“我也挺想絨絨那小狐貍的,可我現在餓得很,更想吃的。”

小聶說:“我們到山上去摘些楓栗吧,多摘些到帶著吃。”

五彩說:“也好,我也挺喜歡吃那東西的,更喜歡錦茹做的糖炒楓栗,可惜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小聶帶著它上了山,楓栗林火紅一片,美得無法形容,栗子落得滿地都是,小聶彎腰一邊撿,一邊回想起和穆乾在這練功的時光,又是傷心落淚。突然間,眼前地上多了一個人影,難道、、、一抬頭,那人正驚喜而詭秘的對著她笑,卻把她嚇得幾乎跌倒,那正是前不久才被她和穆乾聯手打敗的虎精。

“五彩快跑!”她驚呼著就要逃,但感到身上一緊,一條蛇從身后卷住了她,蛇頭張開伸到她面前,吐著長長的蛇信,緊接著,從蛇口中現出一人臉,變大,正是那赤練蛇女妖。

五彩一看,連忙逃跑,一只巨大的野雞從樹上飛撲下來,翅膀一掃,將它打飛,重重地撞到樹上,掉下來連爬都爬不起來。

“五彩——”小聶焦急的叫。

野雞妖雞谷變成人身說:“我說的沒錯吧,在這里等,總比跟著云安門那些人去追要安全得多也劃算得多,虎頭哥,你這次一來就撿個大便宜了。”

虎精狠狠的說:“老子一時疏忽,讓她和那小子占了便宜,這次得好好吸她的血補償,可惜那小子沒來,不然這帳就可以一起算了。”

赤練蛇說:“有她在手上,就不怕找不到那小子,他會自己找上門。”

虎精笑著說:“赤美人說得對,唉,我早就該跟你一塊的,就不會吃虧了。”

赤練蛇一哼說:“你只知道到處風流快活,吃虧也活該。”

虎精涎著臉賠著笑說:“美人說得對,以后我再也不會了,你別生氣,你生氣我心疼。”

原來這兩個妖孽已經搞在一起了,本來對赤練蛇妖有非份之想的雞谷看著,心酸忌恨,可又無可奈何,說:“我們還是要小心,這小妖孽會邪法。”

虎妖嘲笑它說:“這小孽畜是有點邪門,可也沒什么厲害,不就是會招些鳥兒蟲子什么的嗎,雞谷,你不是天生吃蟲的嗎,怎么現在有了人樣反倒怕蟲子了,也太慫了吧!”

雞谷臉上一紅說:“可她上次不只是招來蟲子,還叫人頭疼。”

赤練蛇輕蔑的說:“是你自己遜吧,還在為自己找借口。”

雞谷被說得面紅耳赤,不知如何辯解。

赤練蛇陰森森的對小聶說:“小孽畜,你敢耍花招,我一口把你吞了。”

小聶看著它那滿口尖牙和長長的蛇舌,嚇得毛骨悚然。

虎精說:“好了,我們回去吧。”

雞谷撿起地上奄奄一息的五彩,人頭蛇身的赤練蛇妖就這樣用蛇腰卷著小聶在地上滑行,一起向著山上而去。

遠在天金山金義堂中昏迷著的穆乾突然間從惡夢中驚醒,叫著:“小聶!小聶、、、”掙扎著要起來,身上傷口一陣劇痛得慘叫:“啊——”差點又暈過去。

本書來自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