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小說閱讀網
東方小說閱讀網 > 宋締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石批德撒骨的揣測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石批德撒骨的揣測

手機閱讀

石批德撒骨正在喝羊湯的手微微顫抖,湯勺掉在碗中,滾熱的羊湯漸在臉上也毫無反映,此刻再鮮美的羊湯也無法讓他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腦海中只回蕩著周圍的聲音:“女真人坐擁大片的黑土地多年,卻不知善用,還向咱們大宋買糧食,簡直就是愚蠢到家了!”

“話也不能這么說,女真人天生就是游牧為主,再加上北方寒冷,沒有良種,不精心侍弄,也出不了多少糧食,時間一長,自然也就不種糧食了。”

“這話有道理!”

石批德撒骨心中的憋屈那里是這些人所了解的,女真不是不種植糧食,而是因為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稼穡之艱苦比之放牧不知難上多少!

漢人天生就是侍弄莊稼的能手,自從他們在東海岸邊筑城之后,便已經開始平整土地,準備在來年開春種植糧食了,直道漢人百姓來了之后,女真人才知道自己的農耕有多么的落后。

水渠灌溉,耬車打水,耕牛犁地,平整土丘,開挖溝渠,等等這些都是女真人原先從來沒做過的事情,黑色的土地是女真人的故鄉,也是養育他們的地方,可這片土地對漢人的“友好”遠超對待女真人!

直到此時,石批德撒骨才恍然大悟,原來大宋皇帝是看上了遼東的黑土地!難怪他需要一個安定的環境,難怪他要賣這些債券,為的就是建設遼東!

其實也根本就不是為了從東面進攻遼朝的便利,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遼東!一股寒氣從石批德撒骨的尾椎骨升起,眼下他想明白了一切,反而覺得更加不寒而栗。

趙禎騙過了所有人,遼朝上當了,女真人也上當了,甚至連宋人在一開始的時候也被他們的官家蒙在鼓里吧?

曾經難以種出糧食的土地,在宋人眼中居然是天下最為肥沃的土地,這對女真人的打擊不可為是不大,石批德撒骨只覺得這是天大的諷刺。

緩緩起身,眼下即便是再鮮美的羊湯也無法勾起他的食欲。

離開食堂,石批德撒骨并沒有回到慶豐樓,距離多保真約好的時間還有一會,他便在大街上閑逛起來,感受大宋百姓的生活也許會讓他忘記不愉快。

但事與愿違,現在大街上是個人都在說了當的事情,石批德撒骨已經不期望再在大宋聽到對遼東和女真有利的言論,但和快他發現,大宋的百姓談論遼東者多,而談論女真的寥寥無幾。

是啊!石批德撒骨微微苦笑,失敗者就是會被人遺忘,現在的宋人只是在考慮如何購買朝廷的債券,利用遼東的土地發一筆財!

石批德撒骨和快發現,大宋的街頭可以說極為方便,即便是你走累了,都會有隨叫隨到的馬車前來送你回家,只不過價錢有高有低罷了。

這是富人的天堂,貧者的樂園,富人可以用錢買到盡可能的享受,而貧者卻是可以用自己的勞力換取價值,在北京城還真的是什么都能賣錢!

石批德撒骨學著別人的模樣在路邊揮手,很快就有一輛馬車停下,車夫客氣的招呼他上車,并且在上車之前便說明了價格,不多不少,十五文的價格非常公道合理。

回到了慶豐樓,石批德撒骨才緩過神來,這馬車確實舒服的很,在大宋的水泥路上平穩異常,只能感受到嗒嗒的馬蹄聲和略微的晃動。

隨著悠揚的鐘聲響起,整個北京城都仿佛蘇醒了過來,開始的時候石批德撒骨還不知道這是什么鐘聲,直到女兒告訴他,這才知曉,原來是大宋皇宮開始早朝的鐘聲,這兩口鐘乃是取的北上之鐵,鑄造而成,聲音悠揚深遠,無論多遠好似就在耳邊回響,但卻一點也不嘈雜。

北京城中的百姓也就自覺的隨著這鐘聲開始了一天的生活,石批德撒骨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辰時初刻了,正是一日勞作開始的時候。

因為在皇宮之中待過的原因,多保真對大宋的許多東西非常了解,而她也把這些消息告訴給了石批德撒骨,在大宋朝會永遠是皇帝起床之后第一件要干的事情,自從趙禎登基以來,除了因為朝中重臣的離世罷朝外,還從未有過一天因為自己享樂而罷朝的。

幾十年如一日的早朝,這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堅持下來,要知道他趙禎可是把大宋治理的越來越好,可謂是一代圣君,如此帝王卻對自己手中的權利從小便敬小慎微,他趙禎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越是想越覺得撲朔迷離,石批德撒骨是女真的巫師,但他卻對鬼神之類的東西明明白白,鬼神是已經死去或是高高在上的東西,人絕不可能碰觸,也不可能看到,可眼下趙禎的種種讓他推翻了許多原本的認知。

石批德撒骨只覺得一股寒流如激電般穿過自己身體。

趙禎身上的一些東西是經不住揣摩的,大宋的重臣包括夏竦在內如此老實的重要原因便是因為皇帝身上的種種神秘和異于常人。

朝堂之中的聰明人有多少?

當初的寇準,丁謂,之后的夏竦,龐籍,即便是古板的包拯也是一等一的聰明人,如若不然大宋的江山豈能由一群傻子管理?或是說趙禎的腦子不好使,識人不明?

當然不是!

八歲登基為帝便能在幾年的時間里解決已經日益嚴重的三冗三費,這別說是對于一般的君王,就是對于明君來說都是一件極為棘手的事情,沒有壯士斷腕的勇氣,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誰能想到這是一個八歲幼帝在登基之后便決定的事情?

但最讓石批德撒骨震驚的卻是趙禎在登記之前平叛趙元儼之亂,事情過去這么多年早已是公之于眾的秘密,也沒人對這種有利于官家的事情太過封鎖消息,宮中經歷過這件事的宮人有不少已經被放出宮外,消息也自然就散開了。

何況多保真在東京城的皇宮中待過,自然對這件事更加了解,但在石批德撒骨看來,一個孩子即便是太子儲君在遇到這種事的時候也應該是慌亂無措的,最多便是尋找自己認為靠得住的朝臣作為依靠。

可誰能想到,他趙禎居然利用太子三衛這個形同虛設的東西一舉擊潰趙元儼精心細致的準備。

細思極恐!………………

本書來自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