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小說閱讀網
東方小說閱讀網 > 絕境逃生 > 第776章 被釘在墻上的尸體(五)

第776章 被釘在墻上的尸體(五)

手機閱讀

根據鄭恩國副局長所給的聯系方式,孫沉商和郝正北很快就聯系到了趙春鵬。趙春鵬之前是刑警隊的警察,后來被調到了鄉鎮的派出所擔任副所長。

郝正北一見到趙春鵬,就開門見山地問道:“趙所長,實不相瞞,我們這次過來,是想跟你了解一些有關最近發生的案子的具體情況的。”

趙春鵬說道:“嗯,鄭局長已經跟我說了,叫我配合你們的工作。放心吧,我知道什么就會跟你們說的。你們想了解什么就問吧,我是知無不言的。”

“好的,謝謝您的配合。”

“別客氣了,我們都是警察,這都是應該的。”

“那好,多余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郝正北直接進入了主題,就說道,“您當年參與了兩次案子吧?就是兩起的被害者都被釘在了墻上……”

“是的。”

“對于這個案子,你還記得多少啊?”

“這個,我想想吧。”趙春鵬想了一陣,然后說道:“當時接連發生了好幾起案件,還有別的市局刑警隊需要我們協助的案子,可以說,那段時間,我們可真是忙的焦頭爛額的。對于這個案子,由于兇手的作案手法都是很有特點的,而且手段很殘忍,所以我還是有一些印象的。當時,我們對兩名被害者都進行了調查,但是并沒有發現他們之間有任何聯系的。”

孫沉商記得卷宗上也是這么寫的,就問道:“當時,你們真沒有發現兩位被害者有什么聯系嗎?”

“是的。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的。”

“那兇手呢?你們有沒有找到什么線索啊?”

“至于兇手,我們也是沒有確定嫌疑人。我記得,當時我們只能推測出兇手是一個人,男性,身材魁梧。我能記得,就只有這么多了。因為當時我們的警力有限,加上案子又多,總之各種原因,最終導致這個案子沒有偵破……”

孫沉商接著問道:“那兩位死者跟宗教有關系嗎?或者是兇手和宗教有關系?”

趙春鵬回憶著說道:“關于這一點,我們當時也想到了。可是經過我們后來的調查,并沒有發現被害者和宗教有任何關系。其中的一位被害者雖然也信教,但他信的是佛教,既不是天主教,也不是基督教。所以,我們才懷疑,很可能是兇手和宗教有著某種關系。”

這和孫沉商和郝正北的推測差不多,于是孫沉商想了想,接著問道:“那對于這個案子,你還能想起什么來嗎?”

趙春鵬說道:“別的好像就沒有了,我能想起來的實在是有限。我覺得,你們還是應該多看看卷宗,我能想起的內容還沒有卷宗上寫的多呢。”

“好吧,謝謝你了。那我們就先告辭了。”郝正北說。

趙春鵬微笑著說:“好吧,我你們也忙,所以就不留你們了。改天吧,改天我請你們吃飯。”

郝正北說道:“等案子破了,我請你吃飯。”

“那我可就等你們的好消息了。”很快,趙春鵬又問道,“對了,聽說剛剛發生的案子,也是跟前兩起案子同樣的手法,對嗎?”

郝正北說:“是的,所以我們才來找你了解情況的。”

“三起案子已經并案了嗎?”

“嗯,已經并案處理了。”

“唉,真是沒想到,這個兇手居然又殺人了。你們掌握兇手的線索了嗎?”

“暫時還沒有。”

“好吧。希望你們盡快抓到兇手。”

“謝謝你的吉言。”

*

郝正北問道:“王鵬,你先說說你調查到的情況吧。”

“是。”王鵬徐徐說道:“通過我們對三名死者的調查,發現這三位被害人都沒有交集,他們根本就不認識。”

郝正北問道:“都調查清楚了嗎?”

“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但還是沒有發現他們三者之間的聯系。這一點,我們也是想不明白的。”

是啊,既然兇手是同一個,那么他在特地的時間去殺死目標,肯定是有一個共同點的。可是警方的初步的調查結果卻沒有找到他們之間的聯系,并且趙春鵬也說沒有發現他們之間有什么聯系。這是為什么呢?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了呢?

不過,警方雖然目前雖然沒有找到三位死者之間的聯系,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三位死者肯定是有某種聯系,換句話說,也就是兇手不是毫無理由地去殺人的,肯定是有特定的特征的。那么,警方還沒有找到這種特征,那么就應該是他們忽略了什么地方。可是他們到底忽略了什么呢?這點,他們還是毫無頭緒。

郝正北皺著眉,問孫沉商:“沉商,你覺得我們忽略了啥呢?”

孫沉商想了想說道:“我一時也想不出來。不過,我覺得,我們可以把三位死者的資料拿出來,一起來分析一下,看看到底忽略了哪一點。”

郝正北點點頭說:“嗯,是啊,我們一起找找吧。這樣是最快的。”

于是大家開始仔細查看三位被害人的資料。兩年前被害人叫侯占平,一年前被害人叫楊嵐,最近被害的人叫魏英華。資料上顯示,他們的居住地方沒在一起,工作上也沒有任何交集。

看后,杜芬雅有些犯愁地說道:“我們已經看了兩遍資料了,也沒有找到三位被害人之間的聯系啊。”

一時間,大家都不說話了。只能聽到人們的喘氣聲和翻閱資料的聲音。

孫沉商緊皺著眉頭查看著資料,幾分鐘后,他有了一個發現,于是就用略帶興奮的聲音說道:“我有發現了。”

郝正北趕快問:“你有啥發現了?我咋沒有找到啊?”

孫沉商說道:“剛才在查看三位被害人資料的時候,我找到了他們之間的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有一個孩子,而且還都是女兒。”

孫沉商的這個發現讓大家的目光一亮。是啊,他們之前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被害人的身上,忽略了他們家里的孩子。因為他們覺得,一個正在上學的孩子,是不會發生什么事,所以也就忽略了這一點。

(本章完)

本書來自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