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小說閱讀網
東方小說閱讀網 > 美人持刀 > 602.第602章 大坑小坑

602.第602章 大坑小坑

手機閱讀

等莊柔回到客棧時,本來為了防止她逃走,用來看守她的門派弟子,已經變成了她的侍衛。

為了把她安全送回客棧,他們足足換了三批人,抵抗了六次暗殺。

而莊柔一行人,基本就沒出過手,就這么看著熱鬧回來了。就連莊柔自己也有些奇怪,分不清到底是哪方勢力派來的人,怎么會一次出這么多!

她回了客棧還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出去游玩一下,竟然能出這么多事。還好門派弟子數量多,平日又一起練了不少陣法,除了受傷外沒有半個人死亡。

別的東西沒有,銀子她可是最多了,千恩萬謝也不如給錢來的實在,莊柔給每位過來幫忙的門派弟子都包了銀子。受傷的更是按傷情多加了不少,不止可以趁養傷期間大補一下,還能剩下不少。

弟子們都吃住在門派中,每個月只有一點點零花月錢,現在多了幾十百兩的銀子,那可能幫不少人解決很多事。

大家心中都覺得非常開心,甚至希望當天晚上刺客再來幾批,讓大家都能賺點銀子補貼一下。

可惜白天來了六趟,死的刺客達到了二十三人,就算再想派人來,恐怕那些人也暫時拿不出適合的人了。

莊柔一夜安穩的睡了個好覺,享受了一回被這么多人保護,如同皇帝般的日子。

倒是關泉府的六大門派,整夜沒有睡覺,所有掌門和大半的護法長老,全聚在一起商議今天發生的事。

在他們自認是自己控制了幾十上百年的地盤上,竟然有人對他們保護的人進行如此密集的刺殺。

那肆無忌憚猖狂的樣子,完全沒把他們六個門派當回事,還有種故意挑釁的感覺。

六位掌門氣得咬牙切齒時,卻又慶幸莊柔到了關泉府,還拿到藏寶圖出了這么一回事,才讓他們知道這關泉府還有人如此不把他們放在眼里。

平時可沒看到有人這樣囂張,肯定是有所謀,故意隱藏起來。

借著這件事暴露出來,對六門派都是個好事,這些人不可能是突然出現在關泉府,平時一定是隱藏在百姓或是各門派之中。只要畫下他們的頭像,滿城尋找他們之前的行蹤,必會有人見過他們。

到時候順藤摸瓜,不愁找不到幕后指使之人,那時就讓他看看,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會有什么下場。

不過也有人提議,天亮之后找莊柔問問,她除了藏寶圖之事,還有沒有得罪什么人。如果是她從外面帶來的仇家,又和官場有關系,那他們就可以不用管,狗咬狗的事,江湖人不屑參與。

所以一大清早,莊柔都還沒起床,六門派就派人過來,想問問她有沒有什么仇家之類的,他們一口咬定,江湖門派一次是死不起這么多人。

而且來人出手招招狠毒,一看就是想要了她的命,而不是想活捉她得到藏寶圖。

莊柔昨晚睡的很好,此時精神很好的,咬著半個金燦燦的燒餅,一臉無辜的說道:“沒有呀,我一路出來游玩,哪里會惹事生非,最有可能就是因為藏寶圖了。”

“不過嘛……”她猶豫了一下,話出一半就吞了回去。

來問的長老急忙問道:“不過什么?”

莊柔看了他一眼,有些無可奈何的說:“我要是說和浩然門有些過節,因為洪州那邊的叛逆起事不成,所以浩然門非常恨我哥哥,想要殺我來報復他也是正常的事。”

“我可告訴你,我哥哥現在位高權重,每天都和皇帝在一起討論國家大事。叛亂的事就是被他所滅,浩然門主這種王爺,帶著一群烏合之眾也成不了什么事。”

這種話上次她就說過一次,當時是對著六名掌門說的,他們并不相信,也就沒有把這種無稽之談說給長老們聽。

來問的長老真是嚇了一跳,這話怎么聽著有點不對,聽不太懂意思啊!

莊柔搖搖頭,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這位長老,浩然門的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要是讓浩然門的人知道,你知道他們的門主是現在大昊皇帝的叔伯,門派是為了造反招兵買馬,才開建的話,恐怕會對你不利。”

“……”這名長老無語的看著她,這樣說話明明就是為了讓自己聽,還說什么不能被浩然門知道,她是那巴不得此事全天下都知曉吧。

他便猜測道:“所以,姑娘的意思是,昨天的殺手都是浩然門派來的?”

“我不知道呀,這不是你們問我有什么仇人,我才說有可能是浩然門所為。但也不一定,也許就是想要藏寶圖的江湖人,畢竟我這一路上,也就昨天才遇到刺客,可把我給嚇壞了。”莊柔拍了拍胸口,一副被嚇壞的樣子。

突然,她一拍手說道:“肯定是此地治安太差了,我要去找趙知府,好好的和他說一說,這關泉府這樣怕是不行。不如把衛所的人調過來,協助州衙把關泉府好好的治理一下。”

“那些游手好閑的無良混混,偷雞摸狗不做正經事的閑人,全部給抓去種地挖礦,出入嚴查歹徒,讓關泉府變成夜不閉戶的人間仙境之地。”

那長老一聽,頓時急了,這樣折騰的話,多少門派得大傷元氣。在官府眼中,各門派中不少底層弟子,那可都是混混啊!

他趕快勸阻道:“姑娘!不,這位大人,這也太擾民了,在下覺得這只是個例。城中百姓沒有藏寶圖,也無權無勢,一輩子也不會遇到這種事,如此大動肝火沒有必要。”

“你看這又快過年了,這么一折騰不是讓民心不穩嘛。”

莊柔聽了也點點頭,“年關擾民確實不好,本官也不想讓驚了百姓,那就只能本官受著,要殺要砍都隨他們來吧。”

“本來我是想離開關泉府,這樣就算有人殺我,也和百姓沒有關系。但又因為藏寶圖的事,我走不了,現在更連客棧的門都出不去,只能如砧板上的肉,隨時會被人給殺了。”她可憐巴巴的說道,滿腹的委屈。

長老是來打探消息的,并不想管這么多閑事,但現在被莊柔拉著了一頓報委屈,也是有些尷尬。

安慰是不可能安慰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安慰人,更別說是外人,誰說得出口啊。

秦秋瞧著這老頭被莊柔耍得團團轉,便咳了一聲,“吃好了?”

莊柔回頭看了他一眼,多事的家伙,就對長老說:“你看我的侍衛不開心了,覺得有他在還怕什么刺客。只要有他在的話,浩然門殺上門來,也只是來投閻王殿的。”

見她給自己下套子,秦秋翻了個白眼。

“只是,我聽說天香閣就是浩然門的產業,他們的閣主周幽這個名字,和造反的仁王只有一字之差,說是兒子也合情合理。”她微微一笑,意有所指之后便沒再說下去。

天香閣是浩然門的產業,關泉府的江湖人都知道,有這個撐腰才沒人會去鬧事。

那長老嘿嘿一笑,造不造反和他們江湖人有什么關系,誰當皇帝都行,江湖還是那個江湖。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官府還管得了江湖嗎?

本書來自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