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小說閱讀網
東方小說閱讀網 > 大宋起航 > 第718章 一切如舊

第718章 一切如舊

手機閱讀

“看這天色,城門都要關了,你不走呀?”

商定完大計,見聞起航還沒有告辭要走的意思,小尼姑靜緣瞅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說道。

“朝中最近有事,看樣子是清閑不得了。”聞起航嘆口氣道。原先上值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悠閑得很。不過這次事關科考改制,律典已經不容繼續拖延,作為律典的總負責人,明日必須去與竇儀交待一下,看樣子這種清閑的日子算是到頭了。至少律典編撰完成以前,都要按時上下班了。

“什么意思?”小尼姑靜緣蹙眉道。聞起航的回答根本就是驢唇不對馬嘴。

“借住幾日,如何呀?”聞起航嘿笑道:“你知道的,我在城中沒有宅子。”

“........不借。”原來打的是留宿的主意,小尼姑靜緣生氣道。

“你打算讓我露宿街頭呀!”聞起航故作訝異道:“這么狠心?”

“你不是與百花樓的某些人很熟悉嘛!你可以去那里借宿!”小尼姑靜緣哼道。

“喂喂,我現在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是不允許夜宿那些煙花柳巷的。”聞起航抗議道。雖然去青樓楚館的次數不多,可是每去一次都要大出血,只要想想都心疼,就算錢再多,也不是這么個花法。

“不借不借就是不借。”小尼姑靜緣賭氣道。這該死的家伙,前段時間,才剛剛把她們從爵府里趕走,現在竟然還好意思舔著臉上門求收留,臉皮簡直厚到了一定程度。

“好了,靜緣。”譚鳳儀插話勸道:“給他收拾一間空房吧。”

“空房沒有,柴房倒是有一間。”小尼姑靜緣輕哼一聲,看向聞起航挑釁道:“行不行呀?”

聞起航笑道:“不用這么麻煩,我還是住上次我住過的房間就行。”

“那,那是我師姐的房間!”小尼姑靜緣咬牙道。

聞起航哦聲道:“挺好的,就不用換了。”

“你,你,你當我師姐是什么人!說趕她走,就趕她走,說睡........那個她,就那個她!”小尼姑靜緣氣的說話聲音都開始發顫了。

“啊!”一旁的周青山張大嘴,不由的驚訝出聲道。

剛剛他還在看戲模式,雖然他很早就已經認識了小尼姑靜緣,但從來都是這個小尼姑氣的他人跳腳,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她被別人給氣的跳腳。

不過最令人驚訝的是,一向冷若冰霜,生人勿進的譚師妹,居然愿意將自己的閨房借給他人居住,而且還是個男人,這簡直打破了他一向對譚鳳儀的認知。

“靜緣你不要亂說........”譚鳳儀聞言,俏臉立刻變得通紅,訓斥了小尼姑靜緣一句,便起身沖到聞起航身邊,將他從椅子上拽起就向外走去:“你跟我走。”

“這,這........什么,情況?”周青山第一次見譚鳳儀竟如此失態,看著被譚鳳儀拽走的聞起航,便一臉驚詫的轉臉向小尼姑靜緣問道。

“哎,我師姐她動凡心了唄!”小尼姑靜緣用小大人一般的口氣嘆聲道。

“........”

無論是小尼姑靜緣還是譚鳳儀,其實兩人都沒有要趕聞起航走的意思。不然就算聞起航夜宿青樓不合適,但也至于就會露宿街頭,畢竟京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酒樓客棧。

雖然是在擠兌聞起航,可卻沒有用這個說事,可見就只是對聞起航有些生氣而已。

“今晚你就睡這吧。”

安排完聞起航,譚鳳儀便要轉身離去。

“那你呢?”見還是上次與譚鳳儀二人一起睡過的房間,聞起航笑問道。

“我,我去靜緣那里。”譚鳳儀輕聲道。譚府雖大,但最近為了她與周青山兩人的安全,府中被安排進來許多的護院,想要臨時騰出一間合用的房間,怕也是不易。

“那多麻煩呀,與以前一樣不就好了。”聞起航試探道。雖說小尼姑靜緣的房間,就在寢房的另一邊,但那邊的床榻,卻沒有這邊的大,兩個人睡起來,肯定有些擠,不如這邊的寬敞舒適。

“不,不合適........”譚鳳儀垂首道。

“有什么不合適的,與我見什么外。”聞起航上前拉住譚鳳儀的玉手道:“再說,我還有些話,要與你說。”

“你現在說,好了........”譚鳳儀輕輕掙扎了一下,見沒有掙脫聞起航的手,只好任其拉著。

“這一時半會的,幾句話也說不完,我們還是坐下慢慢聊吧。”聞起航就如同大灰狼哄騙小白兔一樣,循循善誘。

“........”譚鳳儀鬼使神差的就隨著聞起航坐到了床榻邊。

“你師兄他,哦,就是周青山,能力似乎不錯,只是信得過嗎?”聞起航握住譚鳳儀的玉手道。

“當然信得過。”譚鳳儀蹙眉,有些不愉道。

“他不也是白蓮的嗎?也與你一樣,離開了?”聞起航微疑道。

“我們好多人,都離開了。”譚鳳儀語氣微沉道。

“全是因為理念不合?”聞起航問道。

“嗯........”譚鳳儀輕輕點頭道。

“聽你這么一說,張行勤這人似乎還不壞嘛!”聞起航微笑道。

“什么意思?”譚鳳儀一下掙脫聞起航的掌握道。

“你們這都叛教了,他居然還沒有派人追殺你們,不是好人是什么?”見譚鳳儀掙脫玉手,聞起航也不為意。

譚鳳儀哼道:“我們這些離開的,也不是吃素的,他不是不想清理,只是怕兩敗俱傷而已。”

“怪不得。”聞起航不由的點頭道。難怪千古揚名的邪教白蓮,建立了幾百年才小有成就,就這還次次屢戰屢敗,這個內耗,看樣子著實有些嚴重。

“要是你將這些離開的人,全部統合起來,去對付張行勤,那豈不是可以事半功倍?”

“那我們與張行勤還有何區別!”譚鳳儀蹙眉道。

“可若是自身實力不行,就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呀!”聞起航搖頭道。

“........”

見譚鳳儀不答話,聞起航笑笑道:“你周師兄他是不是也是這么說的?”

“嗯........”譚鳳儀無奈點頭道。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邊睡邊說。”難怪這個該死的妖女,現在對自己如此和顏悅色,看來周青山也沒什么好主意能幫她將峨眉從白蓮手中給弄出來。

“我........我還是去靜緣那里........”譚鳳儀想起身。

“話還沒說完呢。”聞起航捉住譚鳳儀的玉手,強行將其按到床榻上道。

“明日再說也一樣........”

“一定要現在說。”聞起航堅持道。這個該死的妖女,用得著自己的時候,就給點糖吃,用不著自己的時候,就當破爛給扔掉,當自己是凱子呢!就算賺不到大便宜,至少也要先收點利息再說。

“........”

(本章完)

本書來自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