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小說閱讀網
東方小說閱讀網 > 全能娛樂教父 > 第1664章 哥們這做的什么孽啊?

第1664章 哥們這做的什么孽啊?

手機閱讀

說實話,許斷對營房里的傷員的情況有一定的心理建設,本以為看到他們不至于有多大的心理變化,結果還是被那滿地的傷員給沖擊了,尤其是重傷營里,滿地的傷員,缺胳膊少腿肚子開個膛啥的那都算情況好的了,有的甚至半邊身子都給炸沒了,許斷都能想見羅媛他們把那些人救起來的時候場面得多恐怖。

他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把罐頭等食物給搬進來,然后給那些躺在地上沒有行動能力的人每人邊上擺上一盒罐頭,羅媛他們呢,蹲在邊上挨個給人喂吃的。

醫護人員更是忙的不可開交,給人檢查傷口的愈合情況,換藥,扎針,忙的焦頭爛額幾乎連喘息時間都堪稱奢侈。

本來這種場面許斷會以為有各種嘈雜的聲音,比如傷員的慘叫啊怒罵啊憤恨老天不公啊什么的,然而沒有,場面異乎尋常的安靜,那些受傷的傷員躺在那里,神情茫然,神色麻木,就好像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安靜的躺在那里,任人擺布,既不抗爭也不憤怒,給許斷看的別提心里多壓抑了。

整個營房里只有醫護人員偶爾這個沒藥了,那個需要換藥了,這個要傷口感染了要消炎藥,而他們手中的那些受了重傷的人,卻都呆呆的躺在那里,仿佛身體不是他們的一樣,不哭也不鬧,呆呆的,怔怔的,很安靜。

給各個營房里送食物,差不多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等都每個傷員面前都送到了食物,許斷從病號房里走出來,忍不住長長的吐出了口氣。

“太慘了!”林穎兒跟許斷前后腳從營房里出來,也是長長的吐了口氣才對許斷說道。

許斷聞言沉默了好半天,才說道:“我們走的時候給他們捐點錢吧。”雖說許斷確實被這種場面沖擊的心理很難受,但要說讓他就不走了就留在這幫助救治傷員,說實話,他也做不到,一是他沒什么救治能力,另一方面,他也有他的事情,他能做的也就是給愿意做這些事情的人提供一些金錢支持,讓他們能用這些錢救治更多一些人,更多的,他也沒辦法做到。

“捐多少?”林穎兒問道。

“一億。”許斷道。

“從國內出國外出?”林穎兒問道。

“國外的賬戶吧,方便,也快一些。”許斷道。

“嗯,我讓隊長他們抽出一億資金捐過來。”林穎兒聞言點頭道,他們國外的賬戶資金一部分由李遠林磊他們在掌管,另一部分放在了隊長他們手中。

“你們站這干嘛呢?東西送完了嗎?”倆人正說著話呢,突然背后有人不滿的問道。

許斷回頭,看到羅媛一邊隨手抹了把額頭的汗水一邊走出來,就說道:“送完了啊。”

“七號營房你們送了嗎?”羅媛問道。

“七號營房?哪個?”許斷問道,他只是按順序送的,至于哪個是哪個,其實并沒有弄清楚。

“那個!”羅媛指著昨天許斷他們來時醫生救治那個被他們路邊撿到的小孩的營房道。

“那不搶救室嗎?也有人?”許斷問道,一般搶救室什么的做完救治不都要轉移的嗎?難道也有人?

“誰告訴你搶救室就沒人的?”羅媛道。

“行,我這就去送。”許斷也不分辨了,趕忙又去搬了一箱罐頭送過去。

七號營房相比其他營房要大一些,差不多能比一般蒙古牧民的蒙古包還要大上一倍的樣子。

許斷抱著罐頭進來,正看到那個西方人模樣的杰克醫生,就先打了個招呼道:“嗨,杰克醫生。”

“嗨,許。”杰克正在給昨天被許斷他們救回來那個小孩量體溫,聞言就抬頭看了許斷一眼跟許斷打了個招呼,然后又低頭看溫度計去了。

“咦?咋變樣了?”許斷抱著罐頭過來看了一眼,發現昨天的黑小子居然變成了個漂亮的白人小姑娘,頓時驚訝的不行,這簡直老母雞變鴨了嘛。

“嘖,唉。”杰克看著手中的溫度計,嘖了一聲,重重的嘆了口氣。

“怎么了?”許斷湊過來看了一眼溫度計問道。

“高燒不退,今天中午再醒不過來,就真危險了。”杰克看著躺在病榻上的小姑娘嘆息道。

“沒有給他打退燒針嗎?”許斷問道。

“打了,但好像沒什么用。”杰克搖頭道。

“那怎么辦?”許斷問道。

“只能祈禱上帝了。”杰克道。

許斷聞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小姑娘的腦袋,果然很燙。

只是他手剛碰到那個小姑娘的腦袋,杰克就說道:“你不要碰她…”

結果杰克還沒說完,就見那小姑娘突然一個激靈眼睛呼的一下就睜開了,兩只小手更是刷的一下就抓住了許斷摸她腦袋的手。

“她醒了。”許斷見小姑娘掙開眼睛抓住他的手。

“額。”杰克看著小姑娘有些搞不清這是什么情況,不知道為什么許斷只是摸了一下小姑娘的額頭她就醒了,話說這應該是巧合的吧?應該是吧?不是他自帶魔法效果吧?杰克有點懵逼,因為剛才他給小姑娘檢查體溫的時候也摸了小姑娘的額頭,結果小姑娘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為什么這個貨一模她就醒了?這應該是巧合吧?

“哎喲,醒了呀?醒了就好了,好好休息啊。”許斷跟杰克說了一句,又回過頭來微笑對小姑娘道,說著往回抽他的手,只是小姑娘抓的很結實,死死的抓住他的手,就是不肯松開。

“媽媽!”小姑娘抓著許斷的手喊道。

瓦特?!

許斷聞言一臉懵逼,她叫我啥?媽媽?我說你認錯人認錯的也太離譜了吧?你自己照鏡子看看咱倆是一個人種嗎?你特么金發碧眼我黑頭發黃皮膚好嗎?再說了,就算認錯我也麻煩你把哥們認成公的好嗎?媽媽,性別都給哥們變了,你眼睛有毛病啊?

“我不是你媽,我是個男的!”許斷用烏克蘭語回答小姑娘道,因為小姑娘是用烏克蘭語跟他說的,一邊說著,一邊許斷就去掰開小姑娘的手。

“媽媽!”小姑娘見許斷掰開她的手就要走頓時急了,當時就要從病床上爬起來。

“喂喂喂,你現在還很危險,你不能起來。”杰克一看小姑娘要起來,趕忙按住小姑娘的肩膀道。

“媽媽!媽媽!媽媽!”小姑娘被杰克按住頓時急的不行,帶著哭腔沖著離開的許斷大喊,眼淚都下來了,看著別提多可憐了。

抱著一箱罐頭給其他人一些傷病患分發罐頭的許斷聽的別提多郁悶了,不帶這樣的啊,你就算認錯人也好歹認準性別啊,哥們是男的!男的啊,你不帶這樣強行給哥們改性別的啊!

“許,要不你先照顧陪她一下,她現在還在發燒,可能神智有些不太清醒,等她好一些高燒退了,大概就會好了。”杰克有些為難的模樣道,小姑娘一直喊著許斷掙扎著要起來,而他是個醫生,而且這地兒最缺乏的就是醫生,他不可能一直就這么控制著小姑娘,因為他還需要去給別的病患去檢查做治療。

“我這是做的什么孽啊。”許斷無語的道,說著給病房里的其他幾位病患分發完罐頭,走了過來。

小姑娘見許斷過來頓時一把就抓住了許斷,那模樣別提多緊張了,仿佛生怕許斷再跑了似的。

“好了好了,媽媽在呢,在呢啊。”許斷一臉苦悶的模樣安慰著小姑娘,這是哪輩子做的孽啊,哥們一個大老爺們突然就變媽媽了,這特么上哪說理去?

(本章完)

本書來自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