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峨眉传504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再睁开双眼时屋里的景象变得不一样起来,一帧帧的画面从眼?#21543;?#36807;。

  过道里两名弟子挑着沉甸甸的箱子,箱子厚实堆满了宝器珍宝,弟子走的不快且步伐沉重,看得出?#26149;?#26159;吃力。绕了几个弯两人准备将箱子放在二楼,可就在上楼时二人力竭箱子没握稳,从箱内掉出不少宝物,二人见此赶紧把箱子放到一旁拾起器具,只是两人慌张又是气力不足,竟?#19988;?#28431;了一柄掉在梯子下的长剑。之后此剑被打扫的其他弟子捡到便放在?#28216;?#38388;,这一放就是?#30473;?#24180;。

  最后一帧画面闪过时,林?#23601;蝗幻?#30333;房内的屏障是此剑在求援,遗漏之剑极具灵气竟能自主让人发现其位置。林染并未多想就夺门而出,既然被他遇上就不能再被掩埋了。

  五人在玲珑阁一待就是一整个上午,约么到了午时才又在前殿与金殿教聚齐,金谨看着几?#35828;?#25361;选的兵刃皆是点了点头。

  金殿教走到梓?#21543;?#36793;说道:“这柄剑唤作银鲤,剑如其名通体银雪刚柔并济。”

  ?#21543;?#28145;这柄剑名叫时雨,剑身细长?#28216;?#20043;时犹如落雨纷纷。”

  “汤怀你手上的乃是清水剑,此剑最是通达。剑即是你、你即是剑。”

  金殿教看着张弈身后所负巨剑绕了几圈道:“这把是九州大陆战伐时擎天将军所配有的宝剑叫做吟啸,擎天将军手持此剑纵横沙场数十年未曾遇见敌手,即使最后遭奸人陷害也是战至最后一刻豪气万丈,将军陨落后吟啸被峨眉山寻回。”张弈取下巨剑抱在手中轻轻抚摸,吟啸剑也有感应发出细微剑鸣。

  “金殿教,此剑唤作什么?”林染递上所持配件问道。

  “这是...”殿教看到林染手中之剑竟是一阵语噎。

  五人看着金殿教这个?#20174;?#30342;是好奇看着林染手中长剑。

  “这把是展眉,展眉剑。这把剑原是九宫山之剑,当年仙魔大战九宫山的仙人所持宝剑,此人修为极高带领师门是?#38405;?#26063;一?#26041;?#28781;,只是魔族狡猾凶残仙人也是难逃一劫,之后竟是将九宫山覆灭。”

  说道这里金殿教顿了顿又说道:“九宫山的这位仙人,也是你们苏师伯之前的同门师?#24103;?#20320;们的苏师伯也曾?#22812;?#36825;把剑,却一直下落?#24187;鰨?#27809;想到居然是在玲珑阁,今日被你找到也是一种缘分吧。”

  金殿教简单的交代几句就?#30473;?#20154;回去了,云庚峰上一路欢声笑语,唯独林染似乎有什么心事沉默不语。走到一半林染终是停下脚步冲几人说道:“你们先回去,?#19968;?#26377;事,晚点回。”说完就掉?#25918;?#25481;。

  “誒。”深深?#38556;?#38382;怎么回事,却被梓鸢拉住。

  梓鸢摇了摇头拉着深深的手轻轻说道:“让他去吧,我们先回去。”

  林染一路从云庚峰跑到长望峰,等到了露华殿前已是气喘吁吁,殿门口大门敞开并无弟子守护,林染唤了一声道:“苏师伯,苏师伯,弟子林染求见。”

  “苏师伯?”林染见无人应答便慢慢走向前殿。

  “你找我??#22791;?#36208;了几步便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染赶紧跑到跟前俯拜道:“弟子,弟子,确实有事要与师伯说。”

  “何事,还需要你来通传?”

  “不不,不是师门的事情,是这个。”说着林?#26223;?#36523;后背负的剑解了下来递到苏师伯面前。

  看着林染手中的剑苏师伯也是愣住,慢慢地接过剑来仔细端详,用略带颤抖的声音问道:“这柄剑,你是从哪里得来。”

  “师伯,是剑宗的玲珑阁。”

  林染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描述给了苏长铭听,绕是师伯这种不理世俗的人也是大为动容。

  “师伯,弟子知道您一直在找这把剑,现在物归原主。”能替师伯解决这个心结林染心下也是欢喜无比,毕竟当初是师伯就自己?#20185;剑?#36825;份恩情如同再造。

  苏长铭抚摸剑身长叹道:“想必你也知道这柄剑的来历,既然它?#35328;?#20027;你就好好用他。”说着突然握紧剑柄,剑指朝剑鞘一滑,长剑呼啸出鞘。

  “看清楚了。”

  苏长铭手持展眉剑就在林染跟前施展起来,这一套剑法并不是峨眉山的剑术,而是九宫山的剑法,整个殿内都是师伯的身影,都是剑光闪烁,配合着展眉剑掀起阵阵罡风,剑法刚强迅捷连肉眼都是无法跟上,若舞梨花飘离落英?#22836;住?br>
  峨眉山的剑术独得天地间五行八?#32536;?#36896;诣,招招式式融汇天地间自然万物。而九宫山的剑法逍遥百转,已是精炼?#30475;?#33267;无相大乘。两者截然不同?#20174;?#27530;途同归。

  林染看着奥妙的剑术半天没回过神,“记住了么?”苏师伯将剑匣?#20185;?#21448;扔回其手中道。林染先?#19988;?#20102;摇头,又赶紧点了点头。

  “回去好好想想刚刚的剑法,若是哪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剑,再将此剑还给我。”说着师伯又是消失离去。

  “师伯,什么是真正属于我的剑?”看着师伯消失的地方,甚是不解的默默说道。

  夜里,汤怀和张弈早早就睡去,只有林染还是睡不着,仰着头看着窗外的?#24378;眨?#22238;想午间苏师伯的那套剑路。一时间更加是无半点睡意了,索性直起身子吐纳打坐,这么一坐就到了天明。

  ?#25628;?#33410;当日峨眉山的膳堂早早就支起了灶火,每逢此节?#19976;?#37324;每人必会食用?#38808;潁鞘?#28165;香软糯、膏腴不腻是?#25628;?#33410;特有的食物。

  食用完后弟子学童都聚于金顶之上,焚香祭祀后就是五?#35828;?#34920;演。金殿教传授的剑法名叫阡陌剑阵,此剑阵千回百转、浑?#24187;?#38271;用来观赏最好不过,几人每日配合磨练,到今?#25214;?#26159;默契十足。观看的师门长辈、弟子皆是称赞连连。

  表演刚刚结束,有名弟子神色匆匆的跑上殿前,到穆殿监跟前?#37027;?#32819;语,也不知说了什么穆殿监神色大变,也是起身到掌教身边通报,只见掌教神色不变仍是继续鼓掌。

  林染五人结束后依然保持动作,四周掌声不断依然不动。这一幕刚好被几人看见,气宗宗主太叔哲和术宗宗主苏遇晋两人已离开位置不知去向,殿前只剩掌教和剑宗宗主。

  典礼结束后顾灵深在人群里找到苏师伯,将他拉到一旁悄声问道:“师伯,今日大殿前出了什么事,我看殿监的脸都青了,两位宗主也是离席,究竟是怎么了?”

  ?#21543;?#28145;呐,这件事不该你知道别问了。”苏师伯大袖一摆就想离开。

  其他四人也是围了?#20384;?#38382;道:“师伯,师伯,发生什么事啦?”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苏长铭也是吃不消了,无奈道:“哎,你们消停一会吧。”

  “在祭祀的时候有弟子发现,供奉六耳琉璃珠的结界遭人破坏。”苏长铭叹了口气道。

  “什么?”

  “结界不是一直有人看守的嚒,怎么会当着掌教和宗主的面破坏了。”

  “这一定是妖族的人干的,除了他们没有谁会干得出这种事了。”

  林染听着议论道:“峨眉山上也有妖族的人?”

  “小林子,你来的日子不长不知道,妖族善幻化一般人根本不能察觉,妖族藏匿各处包括各大门派弟子中,甚至门派核心人物当中也有他们的人。”提起这妖族汤怀也是气愤难耐道。

  “可他们为什么要破坏六耳琉璃珠呢?”梓鸢问道。

  “此?#25569;?#24322;族利用大典,内殿里无人看守?#30446;障?#30772;坏,为的是延缓神兽苏醒,打压峨眉山的气数。这异族能在我们眼皮底下搞名堂实力不弱,近段时间峨眉定会严加防范,你?#19988;?#35201;小心。”苏长铭说到这便是眉宇带怒转身离开。

  张?#30446;?#30528;师伯离开道:“师伯当初师门就是被妖族所毁,这几年只要有此类消息师伯必是愤然,此?#31389;?#26063;公然在庆典上破坏神兽结界,师伯怕是不会放过作祟者。”

  深深靠着殿前的石梯坐了下来,?#36214;?#30340;想了想说道:?#25226;?#26063;冒了这么大的风险,破坏华藏内殿的结界,恐怕不只是为了打压峨眉山的气数这么简单。”

  听着深深的话大家都是陷入了沉思。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林?#23601;?#28982;惊喜的说道。

  “小林子,你快说啊。”

  “我在藏书楼读过一本关于各山的护山神兽的书,里面会不会有记录跟这件事有关的消息。”

  “我们去看看。”

  林染自从上次在藏书楼,无意中进过那条密道后,就再也没来过了,事情虽然过了可还是心有余悸。几人和唐司监打了招呼便分开找书,不多?#26412;?#21457;现那本《编年志》。

  书中描绘百年前峨眉山大能人,借助三座护山神兽的力量封印邪魔。之后神兽各自封印遗落各地,各门派也是倾力搜寻,这几十年也算各有收获,昆仑山和五台山寻回遗珠,?#20174;?#34987;妖族忌惮,常常干扰神兽重新?#25351;礎?#22934;族害?#36335;?#36947;两派在此借助神力,加强封印的力量,到时妖族就再无出头之日。

  “可恶,这妖族竟然还妄想卷土重来。”张弈气?#31508;?#21170;的一拍桌子叫道。

  “你小声点,唐司监听到了怎?#31383;臁!?#27748;怀赶紧捂上了张弈的嘴低声道。

  “咳咳...”?#30772;?#20174;一旁走了过来,到了几人身?#21543;?#20102;几人一眼,又看着书上的内容问道:“咳咳...你们,是不是知道上午发生的事了。”

  五人大眼瞪小眼都看着对方,张弈却是憋不住了说道:?#30334;?#21496;监,弟子们,弟子们知道了。”

  “呵呵,这件事秘而不宣,你们几个却知道了,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告诉你们的。算了,算了,你们不需要担心,也不是你们可?#32536;?#24515;的,就当这件事你们?#27704;?#19981;知道,知道么?”?#30772;?#34429;然身子不好,可在弟子心目中却是为十分?#20384;?#30340;司监。

  “是,是。”几人赶紧应道。

  ?#38556;?#31163;开?#20174;?#34987;叫住,“听说你们几人在试炼得了头名,过几天就要去气宗正式领责??#34180;?br>
  “是。”

  “走的时候带上我桌子上的书,多看看?#38405;?#20204;有帮助。”

  “谢谢,唐司监。”

  五人一扫之前的烦闷,带着司监准备的书开开心心的离去。

  ?#30772;?#25343;着笤帚开始清理书阁间的?#39029;荊?#30475;着之前被翻得凌乱的书架无奈的摇了摇头。拾起桌上几人看的那本书时,吹了吹封页上的细尘。

  “编年志?”

  “有趣,有趣。”

  华藏殿的风波刚刚过去,迎来的是峨眉山的试剑大会。今年的弟子当中有五人对试剑峰有所感应,就表示这七人可以进入剑冢寻剑,至于是否能带出感应之剑,就全看各?#32536;?#26412;事了。而刚刚出世的名剑乘风,也为此次参与试剑大会的弟子增添许多机遇,呼声极高的剑宗柳凤仪、气宗吴垢、术宗长孙经纬都是此次夺剑的有力竞争者。

  剑冢虽是峨眉属地,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接近。只有对剑冢内的剑器有所感应,才能顺利进入其中,就好像是兵器选中了你你才能进来将其带走。每年只有少数惊才艳艳的人会被选中,被选中的人本身就是种被认可的荣耀,至于苏师伯的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

  气宗?#30475;?#37117;会布置阵法将剑冢内的景象传播出来,如遇意外宗门便会出手营?#21462;?#21073;冢看似平静其实暗藏玄机,稠密的灵力氤氲出肉眼就能看?#30473;?#30340;红色气体,红稠灵力将整个剑冢?#30446;?#38388;都?#21069;?#35065;起来危机异常。

  试剑会当日试剑峰上聚满了峨眉弟子,大家都聚在一处等待着,气宗弟子刚刚布置起大阵后影像就传送了过来。刚开?#21152;?#20687;有些模糊不清,不过半柱香后就变得清晰了起来。

  画面里柳凤仪独自站在最为前方的位置,其他几人都是两两成组分散在后面。

  “这人一?#31508;?#29420;来独往,不喜和其他人配合。”

  “可却?#30475;?#37117;能完美的单独完成任务,对吧。”

  汤怀几人坐在远处的树枝上?#23545;兜目?#30528;,?#26434;?#26790;寐以求希望超越的那个人,自己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

  柳凤仪率先动身,脚尖一点便向剑冢内?#38378;?#36827;去,其余几人也不甘示弱纷纷跟了上去。

  天地万象剑冢内竟然是一片悬崖峭壁的景象,就在陡峭的石缝之中各类兵刃夹插其中,灵气浓郁化成的稠红气迫使众人五感骤?#25285;?#36523;在其中?#26149;?#38590;辨别位置。

  长孙经纬?#26377;?#20013;取出令符喃喃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摒除杂念宁静心神,灵台明净使心神归于正道,魂?#21069;?#22266;。”长孙提醒着身边的同门固守心神道。越是浑浊不堪的环?#24120;?#36234;?#19988;?#31283;固灵台不?#25671;?br>
  吴垢也是取出气宗宝镜道:“宝镜是明澈万物的宝器可为大家?#30452;?#34394;伪。”又在?#24471;?#26045;起一道引神咒,便有一束阳光透过稠红雾气追了进来,将四周?#38504;?#29031;亮一些。

  术宗与气宗两名弟子联手施法,立刻引起剑冢外大家的一阵喝彩。而剑宗柳凤仪却置之不顾,拔出所负之剑划开面前漂浮雾气,剑指与剑身并于一处,相互滑动之?#26412;?#26377;金石摩擦的声音,剑气施放便是罡风阵阵,将红绸灵气逼开。只是灵气犹如潮水般,对其施加之力越大反馈回来的力量也是越大越迅?#20572;?#36814;面袭来的压力让其感觉不对,立马架起飞剑离开?#35828;亍?br>
  剑冢环境特殊即便是御剑也不能支持太久,柳凤?#19988;?#26159;找了个地方收回了佩剑,开始?#22871;?#20957;神感应。稠红的灵气虽然是阻碍,却也可以帮助几人快速?#30452;?#28789;力强弱的区域,越是强大的法器灵气聚集越是浓郁,只需要找到灵力漩涡的中心,就必是众人来?#35828;?#20849;同目的。

  乘风剑。

  长孙和吴垢四人弯弯曲曲的绕过石道,向同一个地方探索过去,越往深处越是发现宝?#30340;?#21560;收的阳光越稀薄,天与地只见灵力浓厚的已是产生实质的一汪灵池,而乘风就矗立在池水边。

  几人大喜纷纷奔向灵池边上,只是灵力对几?#25628;?#21046;极强,连简单的动作也是变得缓慢起来。吴?#36127;?#38271;孙经纬先后来到乘风剑前,两人对视一笑。

  “你先来。”这话是吴垢说的。

  长孙经纬听到后也是不?#20445;?#29702;了理衣着清理三台神灵,臂膀伸展开来缓缓画圆归一。术宗讲?#21487;?#20307;清静可让四正之神归于正位,感召神灵侍卫我身。吴垢见着这个姿势示意其他几人退开,长孙进入一?#20013;?#26080;的状态,渐渐融入整个剑冢之中,天是我,地是我,我是天地,三神皈依。此时长孙双眼同时射出两束金色的光芒,穿透重重阻碍?#36335;?#22825;神下凡。

  “好厉害。”

  “这是术宗的净身神咒,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

  下一刻长孙收起心神终于伸手握住乘风剑,只是伸到一半还未触到剑柄,却不知被一种什么力量给隔绝,就算用尽全力也无法突破。

  “吴?#24863;鄭?#25105;尽力了,你可有把握?”长孙经纬摇了摇头面带无奈的笑意说道。

  “姑且尽力一试。”

  吴垢捏起手诀,又盘起双腿坐下,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其周身竟是开满朵朵莲花。“这是,坐地生莲?”身?#32536;?#20154;惊喜的说道。满地的莲花摇曳之中将周围的灵力也是吸了走,原本白皙的莲朵眨眼的功夫就?#38378;搜?#33395;的红莲。吴垢身下也是显现出一座九色莲花座,莲花座慢慢腾空而起,散发出的光泽覆盖住乘风剑,一股强大的磁场缓缓将剑从底下拔出。

  乘风剑也是开?#21152;?#20102;?#20174;Γ?#21457;出阵阵颤抖的剑鸣声,就这样僵持了许久再无进展,吴垢面色渐渐苍白起来,又坚持了一会便收住了手,冲着长孙摇了摇头,此剑他也是无可奈何。

  术宗气宗两名弟子先后失败,剑冢外的大伙一时间又?#19988;?#35770;纷纷。

  “难?#26469;?#27425;没有乘风剑的主人?”

  “连吴?#36127;?#38271;孙经纬都无法取剑成功,看来今年乘风剑恐怕难以出世了。”

  “别?#20445;?#36824;有柳凤仪没来。”

  “对,他还没来。”

  就在准备离开去取其他兵器时,一道剑鸣之音划过天空,一柄长剑从高空坠下?#36744;?#22312;四人面前。此刻剑气纵横掀起罡风阵阵,四人定神一看已有一人出现在面前。

  “凤仪兄,我二人已试过,但与此剑无缘。”吴垢拱手说道。

  长孙经纬也是拱手说道:“此剑似有一道屏障,如无法突破恐怕难以取得。”

  柳凤仪看着两人点了点头,走到乘风剑旁直接伸手试?#21073;?#33258;身的灵力与屏障刚一接触,便是感觉到一股刚强无匹的力量反噬回来,连手掌中都是有刺痛之?#23567;?br>
  “你们离远一点。?#31508;?#25506;之后柳凤仪朝着几人说道。

  待众人退开,柳凤仪便隔空画起了九宫八卦阵,面对着池边缓缓念道:“万神朝礼,驭使?#20570;?#39740;妖丧胆,精怪忘形。”身形转动抽起一?#32536;?#38271;剑,一剑指天,一手指地。

  “三界侍卫,五帝?#23621;?#37329;光速现,?#19981;?#30495;人。”

  顷刻间地动山摇,灵池之中接连升起数块巨石,巨石聚拢而?#32428;闪?#24040;型石头人。石头人高若山丘狂怒不止,朝着几人就是一脚踩了过去,这脚力道千钧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迎头而来。几人手疾眼快分散躲避开来,但此击气势过猛溅起的碎石和气浪也是让众人承受不住。

  “剑冢怎么会有这怪物?”穆殿监已经按捺不住,冲着方无言问道。

  “殿监,剑冢里包罗万象有这些东西也不稀奇。若这几名弟子不能应付,恐怕这次就没人能在里面带出属于他们的剑了。”方殿教也是毫不客气回道。

  “你...”

  掌教白眉此时发声道:“誒,穆清。无言说的对,这何尝不是剑冢?#32536;?#23376;?#30446;?#39564;。”

  “是。”

  巨石人一击未得便连环出击,虽然石像庞大可攻击依然迅捷,打?#30473;?#21517;弟子喘不过气来。柳凤仪、吴?#36127;?#38271;孙经纬?#24515;?#33258;保,可其他两位同门已经不能在多支持,再这样下去这里怕是不能多留。

  弟子中?#30913;?#32819;的三位弟子也各自有过反击,可巨石人坚挺无比难以突破。三人?#32428;?#29316;角之势,相互倚仗,又是一番攻势下来,几人陷入越来越大的劣势之?#23567;?br>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19988;?#19981;能坚持多久了。”吴垢朝身旁两人说道。

  “我们还没拿到心意之剑怎么能走。”长孙经?#20056;浪?#30340;盯着巨像的动作一刻也不放松。

  柳凤仪吐出胸腔里的一口浊气道:“今?#38556;?#35201;再取剑恐怕不除此物怕是不能,两位可否为我争取一点时间。”

  吴?#36127;?#38271;孙经纬听到柳凤仪如此说皆是一笑.

  ?#23433;幻?#27492;物,不下此山。”


峨眉传 http://www.30656218.com/html/book/5727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甲射手榜2018-2019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预测 足球手抄报简单又好看 怎么购买老时时彩 江西快3走势图 高级六肖中特 老时时彩开奖直方图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大乐透11094期预测 北京pk10牛牛技巧 排球图片简笔画彩画 海南环岛赛开奖查询 七星彩第1983期规律图 滚球总进球数怎么算 体彩p3试机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