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谢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第363章 谢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裴秀秀死了,死在她以为的‘情郎’手?#23567;?#21040;死都睁大眼睛,还做着自以为是的美梦。

  陆非离做事干净利落,杀人?#36824;?#24377;指之间,在府中都未曾激起半分风浪,更别说外头。包括将裴秀秀带进京的江沅,问都没再过问一句。陆非离只一句,其心不正,不可久留,他便了然了。幸亏裴秀秀未曾将自己穿越的身份告诉江沅,否则陆非离还得想法子如何让他闭嘴。

  一场小风波就这么过去了。?#36824;?#22810;久,西?#38381;?#20107;,也正是开拔。

  素来以宽仁甚至有些怯懦为名的明德帝,出乎意料的,以罗曳‘犯我边境,杀害大燕子民’为?#26705;?#20986;兵讨伐。

  陆五郎和陆七郎所在的禁军编队,也早在年前就已和西?#26412;?#33829;汇合,上元节后,两军第一次交战。数日后便传?#31383;?#30334;里加急捷报,陛下龙心大悦,下令继续行进,直捣黄龙。

  大燕这两年经济发展迅速,国?#24187;?#24378;,完全不用担心军资匮乏的问题。只是两国开战,未免周边其他小国,尤其是与?#26412;辰尤?#30340;北狄?#26469;?#27442;动。安国公主动奏请,镇守北地,陆非离自然也得跟着去。包括在宫中任职的陆大郎陆二?#26705;?#36825;?#25105;捕家?#21516;随?#23567;?br>
  让人意外的是,走文官路子的陆六?#26705;?#36825;?#25105;?#20027;动提出要去北地历练。一来,身为陆家儿?#26705;?#22810;少有几分血性。二来,他实在是受不了整天端着,跟木板一样的甘氏,干脆躲到边关去,眼不见心不?#22330;?br>
  三老爷倒是乐见其成。

  年轻人,就该多出去历练历练,吃些苦头。没准儿去军营呆个两年,就能改一改懒散的性子,多一份上进心。

  很好。

  ……

  上次与北狄开战,季?#19968;?#33021;和陆非离一起去北地。如今儿女在侧,尤其女儿,才半岁大,刚刚才学会坐,她哪里走得开?

  窦氏和小蓝氏和她情况一样,只能满含不舍的给男人们收拾?#24515;摇?br>
  “这次一去,不知?#38382;?#25165;能回来。”

  季菀面上难掩不舍,?#21543;洗?#21644;北?#21307;?#25112;,去了将近一年。这?#25105;?#38750;单纯的驱逐罗曳就算完,而西?#38381;?#20107;一日不停,?#26412;?#37027;边就不能放松戒备,怕是少不得一两年。”

  陆非离没说话。

  朝中武将接连上奏,才让陛下下定决心,一鼓作气收复罗曳,扩充大燕疆域。

  男儿在世,当保家卫国,建功立业。公事在前,自不能为儿女私情所累。便是有千般不舍,也只能暂时放下。

  月底,陆家父子便启程离京。

  行哥儿马上四岁了,但还是不大明白战争的含义,只知道父亲这一走会许久,很是不舍。曦姐儿则还小,什么都不懂,只知?#34013;?#30528;她爹傻傻的笑。

  季菀见了,不由道:?#21543;洗文?#21435;随太子去北方赈灾,回来时行哥儿已经会叫爹。这?#25991;?#19968;走,回来的时候,曦儿大概已会跑会跳。”

  陆非离?#32431;?#24576;中的女儿,回头对她道:“带孩?#26377;?#33510;。身边那么多人?#23637;?#30528;,你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

  季菀牵着儿子的手,没吭声。

  行哥儿仰头看他,奶声奶气道:“爹爹放心,?#19968;?#24110;娘亲?#23637;?#22909;妹妹的。”

  陆非离目光含笑,对儿子道:“不许调皮?#36820;埃?#36319;着先生好好读书习武,给弟弟们做个好榜样。”

  行哥儿重重点头。

  “好。”

  陆九郎看着兄长和父亲,眼神里有不舍也有向往。

  他也想跟着父兄一起去?#26412;?#21382;练。可父亲说得对,两个姐姐已经出嫁,兄长又远赴北地,若他再一走,母亲身边就无儿女?#35874;?#33181;下。而且他年纪尚幼,母亲和祖?#25913;?#20813;担忧。等过两年,他再年长些,不愁没?#35874;?#20250;为国效力。

  季菀是经历过离别的人,倒是还好。小蓝氏眼眶红红的,努力控制着自己才没让眼泪落下来。窦氏是最镇定的,只对陆大郎说了一句‘家里有我,你?#26355;?#24515;便是。’

  夫妻俩都是武人,没有什么花前月下含情脉脉,但彼?#25628;?#31070;对视,自有情谊流淌其?#23567;?br>
  天寒地冻的,几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宜送到城门口,就在门口看着各?#32536;哪?#20154;消失在长街尽头,才转身回去。

  到三月,天气才渐至和暖。

  女儿尚幼,季?#19968;?#26412;也不怎么出门做?#20572;?#32780;是一门心思的在家?#23637;?#23401;?#21360;?#38386;暇的时候,会去葛府?#32431;?#22969;妹,或者回萧家探望萧?#25103;?#20154;。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如?#24551;?#30828;朗。看见曾孙们,心情便好,?#32536;?#39321;睡得足,精神头就更好了。

  年初崔心嫱来信,说是女儿还小,不宜长途奔波,等下半年,会走路了,再带回来探望?#25913;?#21452;亲。

  萧?#25103;?#20154;虽?#19978;В?#20294;还是表示理解。萧雯就在京中,偶尔?#19981;?#24102;着晟哥儿回来看她。长宁伯府经过去年那场风波后,阮?#25103;?#20154;便消停了下来,再不敢兴风作浪。萧雯和阮未络夫妻和睦,没什么小妾姨娘的在她跟前碍眼,上头婆母又?#19981;?#22905;,日子过得很是顺畅。

  葛府那边,去年葛大郎便回京述职,又娶了个填房,姓水。因为是继室,对方出身也不算好,甚至还不如前头舒氏,只是个县令的女儿。季菀去葛家窜门的时候,看见过。水氏性情温雅,是个和善之人,与妹妹季容相处和睦,未有口角。舒氏的两个女儿,也都挺?#19981;?#22905;,葛大郎对她很是满意。今年年初,水氏又诊出了喜脉,葛大郎更是欢喜非常,连后院那几个小妾,都不怎么在意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值得一说的是,五月初,柔嘉郡主生下一个男孩儿。长公主大喜,当即入宫奏请明德帝册封孙?#28216;?#19990;?#21360;?#33635;国侯府数年的爵位之争,到现在总算尘埃落定。长公主终于得偿所愿,?#32769;?#20043;余,高调的给孙子举办了满月宴,便请京中名流。

  季菀很荣幸的在被邀请之列。

  除她意外,同样身为公侯伯爵内眷的萧雯和阮未凝,也收到了长公主的请帖。

  长公主一直住在自己的公主府,这次给孙子的满月宴,却是在荣国侯府举办。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在向荣国侯?#25103;?#20154;耀武扬威。

  荣国侯?#25103;?#20154;好强了一辈子,最终败给了自己的儿?#22791;荊?#25454;说还气得大病了一场。

  季菀却想起,荣国侯府那位元大?#26705;?#21487;是萧雯的初?#25285;g ren"。当时荣国侯?#25103;?#20154;亲?#32536;?#38376;萧府求亲,这事儿长公主心知肚明。如今邀请萧雯,若非是单纯的给孙?#24551;?#36154;,就是想雪上加霜,刺激刺激荣国侯?#25103;?#20154;。?#32431;矗?#20320;求娶的孙?#22791;?#19981;但另嫁他人,且已为人母,夫妻和?#22330;?#20320;?#19981;?#30340;孙子,只能娶谢家分支的女儿。哪怕生了儿子,也照样与爵位无缘。

  不得不说,有权有势就是好。

  这要搁在别家,宁可过继子嗣,也断不可能同意子随母姓承爵。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皇帝的亲妹妹呢?

  今日长公主的孙子是主?#29301;?#22899;眷们自然很识相的没有带孩?#27704;礎?br>
  季?#20063;?#19981;多是和萧雯同时到的,姐妹俩在荣国侯府门口打了照面,各自一笑。季菀见她神情如常,显然早已将初恋情怀忘?#29301;?#24515;中也跟着松了口气。

  两人跟着荣国侯府的下人入了内院,暖阁里莺莺燕燕衣衫鬓?#22467;?#26089;已坐满了人,欢声笑语不断,个个都在某足了劲儿夸摇篮里那个奶娃娃。

  柔嘉郡主面上带笑,眼神柔和。

  季?#20197;?#35265;过柔嘉郡主几次,与其母不同,柔嘉郡主性子十分温柔,说话也轻声细语的,没有半点架?#21360;?#30524;神干净宁澈,没有半分野心。处在爵位争夺的风波中,心中大底也是无奈居多。但没办法,长公主太好强,她也没什么话语权,只能?#29992;?#32780;且她心里也明白,母亲这么做,也是为她好。

  “这孩子长得真漂亮,眼神灵动,看着就是个聪明的。”

  混迹内宅的女人们,最是擅长与人交际。对荣国侯府的内部风波绝口不提,各种夸奖之?#24066;?#25163;拈来,满脸欢喜之色,?#36335;?#25671;篮里是自己的娃。

  长公主坐在一堆命妇的中央,听着那些女人们的奉承与褒?#20445;?#19981;动声色。

  荣国侯府?#25103;蛉说?#30830;是被气病了,以至于今天这种场合,都未曾莅临。以至于是借机继续?#23433;?#20197;示自己的不满,还是依旧缠绵病榻,外人不得而知,也聪明的不会问。

  元大郎的妻子谢氏倒是来了。

  甭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明面上,她没有像荣国侯?#25103;?#20154;那样和长公主相抗衡的底气和资本。这样的喜庆之事,她不能不来。只是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

  谢家女儿,容貌才情自是出挑的。

  季菀看?#25628;?#36825;位大少夫人,想起早年间见到的谢如玉。时隔多年,她脑?#27704;?#20063;就只剩下一个模糊的?#30333;櫻?#21482;隐?#25216;?#24471;,气度和眼前的谢氏倒颇有些相似。

  谢氏规规矩矩的坐着,对谁都温和的微笑。却在看见萧雯的时候,脸上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瞧那模样,肯定是知晓荣国侯?#25103;?#20154;曾为元大郎求娶萧雯之事。

  萧雯目光坦然,早已没了最初听?#25062;趿担g ren"娶妻时的悲哀痛心。看见谢氏,倒生出了些许的怜悯,?#36335;?#30475;见了当年的自己。

  这两年,她避居内宅,对外界的事情不甚关心,但女人?#38405;?#20123;事天生较为敏?#23567;?br>
  从谢氏的目光中,萧雯便看出来,这也是个坠入情网中的女?#21360;?#32780;元大郎早有所爱,娶妻后不久便纳了心爱女?#28216;?#22974;。作为正室的谢氏,占着原配的位置,却得不到夫君的心,心中如何不悲?当年她若执意嫁过来,今日坐在这里,看着他人欢笑却满心讽刺同情的,便是自己吧。

  同为女人,萧雯难免对谢氏生出同情之心。

  谢氏却又是另一番心情。

  她是谢氏?#28798;?#23265;出,祖籍临阳,对京城这些豪门大族了解并不多。嫁给元大?#26705;?#20035;是?#25913;?#20043;命。为此,她不得不和青?#20998;?#39532;的表哥劳燕分飞。也哭过,求过。但她是谢家的女儿,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谢家门风,她没有任?#32536;?#36164;格。哪怕满心悲苦,也不得不披上嫁衣,?#37117;?#20182;人。

  坐上花?#25991;?#19968;刻,她便已心死认命。

  元大郎是个俊逸温雅之人,待她也十分温和。新婚燕尔,夫妻俩也曾柔情蜜意。她在这样的温情中,渐渐忘记曾经山盟海誓的表哥,然而很快就被现实打得措手不及。

  一月后,她那温雅俊秀芝?#21152;?#26641;的夫君,纳了美妾在侧。男?#25628;?#20013;发?#38405;?#24515;的温柔,是她?#28216;?#35265;过的。

  她是正妻,元大郎纵心有所爱,却还是敬重于她。每月大半时间,都是歇在她房中,也未曾纵容妾室给她难堪。作为正妻,她得到的似乎已足够。这世上,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31185;?#23376;是门面,小妾是心头宝。她或许可以不那么斤斤计较,?#23588;?#22823;度些,对谁都好。

  可她是个女人,已入心的丈夫,满心都是其他女人,她如何?#24066;模?#21448;如?#25991;?#24515;平气和?

  再后来,她偶然得知,原来丈夫最开始想娶的,是萧家嫡长女。只因被拒,才退而求其次,求娶了她。

  原来,就连充当门面,她都是排在他人之后。

  彼时谢氏刚怀上孩子,满心悲苦?#33041;?#20877;加上孕妇?#30528;以輳?#21644;元大郎吵了一架,以至于动了胎气,流了产。元大郎对她坦白了一切,并表示了?#22919;巍?br>
  他们这样出身的人,很多时候,选择都不由自己。

  就如同他本是二房嫡子,不涉爵位之争。但大伯早逝,未留一子,他突然就成了祖母眼中的继承人,从小?#32454;?#22521;养。

  那时继母早已生下自己的儿子,自然不会对他这个继子多好。若非得益于祖母的庇护,他大底也是不能平安长大的。

  所以祖母的希冀和命令,他无法违逆。

  身为世家子弟,得了家族庇护荣华,就得有所付出。

  他首?#20161;?#21435;的,便是选择的自由。若是顺利袭爵,那些不由自主,也无伤大雅。偏偏大伯?#22797;?#20013;作梗。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他胸中自有抱?#28023;?#21363;便没有爵位,也能跻身朝堂,大展拳脚。可即便这样的机会,大伯母也吝啬给与。?#19988;?#19982;祖母的争斗。

  他在这样的争斗中渐渐疲?#26775;?#21487;命运从不会对他施于援手,反而雪上加霜。

  他在年少之时遇见一生所爱,却因两人门不当户不对,无法娶为正妻。

  何其痛心?#30475;?#20026;其一。

  为了和大伯母抗衡,他必须娶一世家女为妻。连累无?#36857;?#25672;弃所爱。

  何其无奈?#30475;?#20026;其二。

  他按照既定的轨迹而行,到头来却依旧和爵位擦肩而过,一无所?#23567;?br>
  何其悲哀?#30475;?#20026;其三。

  谢氏想到自己。当初何尝不是?#40644;?#20986;嫁?和丈夫不一样的是,她淡却了前尘过往,逐渐沉迷当下之时,遭到迎头痛击。丈夫却是?#27704;?#37117;身不由己,未曾有过一日快活。

  这就是人人所艳羡的名门望族。

  恨么?

  谢氏想,她恨的。

  至于该恨谁,纷繁杂乱后,便是空白一片。

  当初?#25913;?#21453;对她和表哥,不也正是因为表哥家族落魄寄住谢府,门不当户不对么?这和丈夫的经历,何其相似?所以,她能恨她的丈夫心有所爱么?

  不能。

  恨她的家族,恨她的姓氏么?

  她出身大家,身?#31561;?#21326;?#36824;螅?#38182;衣玉?#24120;?#22900;仆成群。若是当初?#24405;?#34920;哥,依旧会面对现实的抨击和考验。

  所以,她也不能恨。

  恨命?#35828;牟还?br>
  可上天给她的已是厚重,有所得,便有所失。

  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如同当年出嫁那样,认命。

  如今见到萧雯,心中却难掩波澜。16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http://www.30656218.com/html/book/5527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甲射手榜2018-2019
36选7中奖查询福建 澳洲幸运8开奖直播 喜乐彩历史开奖号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官方新快3下载 大乐透中奖金额 广西快3怎么看规律 老挝赌场官网 棒球帽子推荐 快乐赛车是什么平台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图 6月20日快乐12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下载苹果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带坐标一一 湖北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