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与众不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老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叶瞳眼里的冬雪妍,就属于妖孽般的存在,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爆发出的战斗力并不强,撑死也只能与先天四五重境界的修炼者媲美,然而,她突然像是被战神附体,爆发出恐怖的实力,片刻间便把四位对手击杀。

  如果说她之前是隐藏实力,那么收取雷神树,施展的那份神通秘术,已经超出了叶瞳的认知,?#39057;?#19978;是神奇。

  古葬遗址,叶瞳听说过这个地方,之前康廉为他讲述秘境环境时,重点便是围绕着古葬遗址。

  传说中,秘境曾经是一个古老而强大的宗门,只是在岁月长河中泯灭,而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则有着那个宗门的四座主要宫殿,但在时光侵蚀中渐渐成为废墟,但废墟里却埋藏着这个宗门太多的宝藏。

  秘境试炼,其实也可以称为是寻宝之旅,当然,很多人还没找到宝贝,就已然葬身在这废墟之中了。

  叶瞳眼底精光?#20102;福?#27880;视着冬雪妍严肃的表情,很快就在心里便判断出,古葬遗址里一定有宝贝,而?#21494;?#38634;妍这个神秘女孩,绝对知道些什么。

  “出去后,咱们组队?”叶瞳试探着询问了一句。

  冬雪妍笑了,她笑起?#26149;?#22909;看,大?#24515;侵?#22238;眸一笑百媚生的美丽姿容,她笑看叶瞳,说道:“我发现你很聪明,贴上毛比猴还精。”

  叶瞳讪讪笑道:“别夸我,我这人每逢被夸,总会有些飘飘然。”

  “呵呵!”冬雪妍收起那份笑意,身姿瞬间朝着外面冲去。

  叶瞳面色一变,他骇然看着冬雪妍的背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她跃下这数十米高的冰壁,还需要借助长剑刺壁减缓身体下坠的速度,而现在怎么就直接飞冲而下?就算她不担心被摔死,难道就不担心摔个腿断胳膊?#19979;穡?br>
  片刻后,叶瞳抬起手臂,用手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22909;?#26377;眼花后,心里边掀起惊涛骇浪,他敏锐的察觉到,冬雪妍的实力又增强了很多。

  “先天八重!”

  ?#21543;?#33267;……有可能是先天九重!”

  叶瞳心底突然滋生出一股强烈的无力感,自己?#21015;?#33510;苦修炼,经历各?#37325;?#26432;,修为境界才勉强突?#39057;?#20808;天一重境界,而冬雪妍之前明明只有先天四五重的实力,结果这才多长时间,就强到了这种地?#21073;?#31616;直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33324;?#30528;干什么,还不下来带路。”

  冬雪妍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起来,转身仰头看着叶瞳叫到。

  “来了!”

  心里备受打击的叶瞳,朝着下面跃去,令他欣慰的是,那两把之前被他插在冰壁上的匕首还在,借着匕首柄部踩踏的缓力,轻?#33258;?#21040;下方冰面。

  一路南行,那只金雕和那只寒地雪熊没有再出现,应该是雷神树消失,它们也失去了滞留在这里的意义。

  途中,叶瞳数次想要询问冬雪妍,为何修为境界增加如此之快,但每每话到嘴边,又都被他咽回到肚?#27704;錚?#20182;清楚,每个人都有秘密,冬雪妍没有解释,说明她不想被人打探秘密。

  五日后。

  两人遇到了几位法蓝宗弟子,双方只是互相点了点头,便各自警惕的别离,如今在这秘境之中,除非是关系亲密,否则都要互相提防,以防别人心存歹念,杀人越货。

  也正是这一日,天空中忽然飘起了白雪,鹅毛般的雪片飘落,渐渐把这片天地装扮的银?#20843;?#35065;,?#36335;?#25259;上白色外衣。

  “咦?”

  就在冬雪妍取出雨伞穿撑开,看向叶瞳的时候,忽然露出错愕神色。

  叶瞳穿戴好蓑衣,有些好笑?#30446;?#30528;冬雪妍的表情,这个世界缺少创造力,他很久之前就发现了,很多对于地球?#20384;?#35828;,再寻常不过的物品,而这个世界却没?#23567;?br>
  就比如叶瞳身上披着的这件蓑衣,乃是他从寒山城?#20384;?#27861;蓝宗的路上,嫌龙狮鹰背上实在无聊,所以用飞禽类羽毛制作而成,现在穿上,要比撑伞强多了。

  “觉得很稀奇?”叶瞳含笑?#23454;饋?br>
  冬雪妍点头?#23454;潰骸?#26159;很稀奇,这是何物?”

  叶瞳说道:?#20843;?#34915;。”

  冬雪妍再次?#23454;潰骸?#31359;戴上它,会有挡雪效果吗?”

  叶瞳转头看向自己的右肩,轻轻一抖,?#31456;?#19978;的雪花便被抖落。

  事实胜于雄辩,叶瞳没解释,但冬雪妍却懂了。

  下一刻,冬雪妍手里的雨伞已经递过来,饶有兴致的说道:“咱们交换。”

  “我能说不换吗?”

  叶瞳有些无语,但在冬雪妍瞪眼的那一刻,还是悻悻把蓑衣脱下来,与她交换之后,心里暗暗腹诽,持强凌弱,不算好汉,要不是打不过你,谁愿意跟你交换?

  忽然,叶瞳心里生出了一个主意,眼底闪过狡黠之色,嘿嘿笑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给你一个好东西,如何?”

  “什?#27425;?#39064;?”冬雪妍露出一抹警惕,她知道?#23218;?#30340;叶瞳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鬼点子却是很多,自己一个不小心说不定?#19981;?#30528;?#35828;饋?br>
  叶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话说,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犯得着用这种提防我的眼神看我吗?算了,既然你不想要那好东西,就当我没说过。”

  “说!”冬雪妍一脸恼怒的说道。

  叶瞳叹了口气,说道:“我就是想知道,你的修为境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次?#25991;?#21517;其妙的暴增,都令我自?#26263;目?#22987;怀疑人生了。”

  冬雪妍眨了眨眼睛,?#23454;潰骸?#20320;就想?#25910;?#20010;问题?”

  “是啊!”叶瞳点了点头。

  冬雪妍迟疑片刻,最终还是说道:“我曾经在体内下过几重封印,封住自己的修为,除非是遇到生死危机的关头,否则我是不会强行破开封印,这也是我为何每次修为暴增,就会受内?#35828;?#21407;因。”

  “原来如此!”

  叶瞳恍然大悟,心里的自卑感直接消失,他好奇的围着冬雪妍转了两圈,这才惊疑不定的?#23454;潰骸?#37027;你原来的真实境界,达到了什么程度?”

  “关你什么事?”

  冬雪妍?#36335;?#19981;愿意说这个话题,瞪了叶瞳一眼后,转身继续?#19979;罰?#21069;行数百米,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重新停下来伸手说道:“我已经回答?#22235;?#30340;问题,给我你说的好东西,要是让我不满意,哼哼……”

  “有进?#21073; ?br>
  最起码这次只是“哼哼”两声,却没有再用?#21543;?#33258;己”的话来威胁。叶瞳心里想着,打开空间锦囊,?#27704;?#38754;取出斗笠,递给她说道:“斗笠配蓑衣,就如郎才配女貌。”

  “好丑!”冬雪妍有些嫌弃,但还是接过去戴在头上。

  叶瞳无奈说道:“金钗凤冠倒是漂亮,但它能挡雪吗?”

  冬雪妍忽然?#32842;?#20102;,埋头朝前继续前行,直到两个多时辰后,才忽然说道:“我发现,你有些与众不同。”

  叶瞳说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

  冬雪妍瞟了他一眼,正色说道:“你很聪明,也非常的成熟稳重,比我认识的……那些绝世天骄都强。”

  叶瞳笑道:“这句话我能确定,的确是在夸我。”

  冬雪妍摇头说道:“论起修炼天?#24120;?#20320;与他们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我说的是?#24895;瘢?#20320;让我有种错觉,那是一种只有在大风大浪中闯过来的智者,才能够拥有的睿智和稳重,虽然你有时候表现的也挺孩子气,但眼睛里的冷静,瞒不过我。”

  听到冬雪妍的话,叶瞳心中不由一凛,表面上?#27425;?#35013;成受宠若惊的模样,故意笑着说道:“好吧好吧!?#39029;?#35748;自己是个老妖精,现在这副模样,只是我运用了神通秘术,我能返老还童。”

  虽然叶瞳的性子,受这一世的影响非常大,平日里就是个少年人,但前世的经历也是无法抹灭的,他偶尔流露出来的神态和语言,还是和自己现在的年龄十分不符。

  “滚……”

  冬雪妍再次露出笑意,但她转过?#36820;?#37027;一刻,眼睛里却闪过一道异色,不知……是否是错觉?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叶瞳这副模样,依旧不是他的真实表现。

  路上两人又碰到好几拨法蓝宗弟子,显然这些人都已经组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但互相之间也都隐隐保持着一份警惕,当一座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城池废墟,出现在两人?#23218;?#26102;,冬雪妍的眼神直接亮了起来,脚步也在骤然间停住。

  “看到了吗?”冬雪妍神色隐隐有些激动。

  叶瞳早在五六公里之外,就已经看到城池废墟,听到冬雪妍的询问,尽管他有些不以为意,但还是点头说道:“看到了,前面应该就是北部区域的古葬遗址。”

  冬雪妍重重点头,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猛然转头看向叶瞳,满脸的不可思议,说道:“你怎么可能看到?我现在已经恢复到先天八重境界,视力大大提高,才勉强看清楚前面的古葬遗址,而你不过是先天一重境界,视力不应该看如此之远啊!”

  叶瞳说道:“或许我的视力,天生就比别人更敏锐一些,看的也更远一些。”

  冬雪妍?#32842;?#29255;刻,没有再?#29359;康?#30340;询问,而是?#39556;?#35828;道:“多谢你之前救我性命,也多谢你带我及早的赶到这里,咱们是时候分开了。”

  “分开?奶奶的,过河拆桥!”

  叶瞳尽管早就知道,两人最终会分道扬镳,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时候,?#32842;?#20102;片刻后,他缩进衣袖里的手指动了动,然后忽然张开双臂,而他脸上的表情,也故意做出一副不舍的模样。


仙宫 http://www.30656218.com/html/book/54/546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