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冲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叶瞳瞥了眼青年,这种满脸傲慢的?#19968;?#20182;见的太多,也懒得多做理会,便对着众人挥了挥手,转身朝着出口方向走去。

  叶瞳再临蓝城,主要目的是购买奴隶。

  此刻叶瞳目的已经达到,所以决定回去,然后再在蓝星苑再居住两日,便直?#24551;?#24448;法蓝宗报道。

  禹城就是那位青年,当他看到一群人转身离开,甚至都?#25381;?#20154;搭理自己后,顿时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身份尊贵,修为也很强,平日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阿谀奉承,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形。

  “站住!”

  禹城心底滋生出一股怒意,挥手示意两名随从挡住众?#35828;?#21435;路,他傲然走到众人面前,目光从叶瞳和药奴身?#20185;?#36807;,冷冷的问道:“你们谁能做主?#20426;?br>
  “我!”叶瞳虽然不喜这个青年,但还是淡然回答一句。

  禹城冷哼一声,傲慢神色再次浮现在脸上,下巴都翘了翘,说道:“那对?#20185;?#22992;妹,我要了,你开个价吧!”

  “不卖!”叶瞳平静的说道。

  “小?#19968;錚?#20320;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拒绝我的好意?#20426;?#31161;城面色变得愈发的阴冷,厉声说道。

  “我从不关心挡道的野狗是谁。”叶瞳冷笑道。

  “小子,我看你是找死!你给我听好了!”禹城顿时勃然大怒,大声?#26032;?#36947;:“我是法蓝宗弟子,还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整个法蓝宗同辈弟子中,实力比我强的天才,屈指可数。”

  叶瞳顿?#26412;?#24471;有些无奈,他没想到自己还未去法蓝宗,竟然就在蓝城碰到法蓝宗的弟子,还是个跟白痴的一样的?#19968;鎩?#22914;果这?#19968;?#22909;声好气跟自己说话,自己倒是可以考?#21069;?#37027;对?#20185;?#22992;妹送给他,可他这副狂傲的作死模样,叶瞳心底巴不得好好教训他一番。

  “再怎么屈指,还是可以数的,所以我觉得你没必要炫耀,那两位女奴是我买下来的,刚刚也给过她们?#20449;担?#23558;来只要她们勤勤恳恳,?#20384;?#23454;实,?#31361;?#36824;给她们自由,所以,我不卖!”叶瞳平静说道。

  “你想找死?#20426;?#31161;城怒道。

  “呵呵,原来法蓝宗的弟子,就可以强买强卖吗?法蓝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就可以因为别人不把自己的女奴卖给你,就要杀人?#34013;?#21527;?就算你是先天境界的强者,我也不怕你,大不了咱们去法蓝宗,找你那位大长老师父去让他评评理。”叶瞳呵呵一笑,大声嚷嚷起来。

  一时间,街?#20185;?#37327;?#30446;?#20154;,以及一家家店铺老板,纷纷朝着这边凑过来,所有人都带着古怪表情,不断打量着禹城,甚至一些相熟的店铺老板,更是三三两两议论起来:

  “那少年是谁啊?竟然敢和法蓝宗的弟子起争执?#20426;?br>
  ?#21543;?#24180;胆大,勇气可嘉,佩服啊!”

  “法蓝宗的弟子,竟然要强买强卖?别人不愿意卖,他竟然还想杀人越货?什么时候,法蓝宗的弟子这么嚣张跋扈了?#20426;?br>
  “那位法蓝宗的弟子,难道是蠢货不成?都打算强买强卖,杀人越货了,竟然还敢自报家门,是想要给法蓝宗脸上抹黑吗?还是说,他和法蓝宗有仇,故意泼脏水?#20426;?br>
  “难道,法蓝宗现在招收弟子,已经?#25381;?#20160;么要求了?连这种傻货都能加入法蓝宗?#20426;?br>
  禹城身为法蓝宗的天之骄子,更是一位先天八重的强者,自然是耳聪目明,清晰的听到周围那些?#35828;?#35758;论声,英俊的脸庞顿时变成猪肝色,连那玉树临风的身?#27169;?#37117;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会……变成这般境地?

  这个该死的少年,难道是给其他人施展了邪术吗?为何所有的鄙夷和谩骂都是针对自己?而?#38405;?#23569;年却全都是褒奖和赞叹?

  当禹城一步含恨迈出的时候,突?#24187;?#33394;一变。

  因为那少年身?#32536;?#32769;者,以及四位男子瞬间释放的气息,令他心底发寒,禹城能感受到,那老者应该是先天七重境界,而其他四人则是先天六重境界,而且这些人身上,有着很强的杀气,还有一股若隐若无的血腥味道。

  这说明。

  最近这段时间,眼前这些人经历过很多的厮杀,可以?#39057;?#19978;是双手沾满血腥的狠角色,自己纵然修为境界?#24895;?#19968;两重,但他心里跟明镜?#39057;模?#30495;的动手打起来,恐怕他很难讨到便宜。

  “你是何人?#20426;?#31161;城死?#34013;?#30528;叶瞳,沉声问道。

  “你是怕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越货,会被千夫所指?#23458;?#22827;唾骂?打听清楚我的底细,是想偷偷对我痛下?#31508;鄭殼蓝?#25105;的财物?#20426;?#21494;瞳反问道。

  “你……”禹城做梦都未曾想到,眼前这少年竟然巧舌如簧,硬是把一盆盆脏水往自己身上泼。

  他身为法蓝宗弟子,尤其还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大长老对他言传身教,令他很少有什么龌龊心思,只是?#20146;永?#20859;成的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35828;?#27668;势,哪怕经常刻意收敛,却也总是在不经意间展露出来。

  周围的议论声,又多了不少。

  “咱们走!”禹城硬着头皮,恨恨瞪了眼叶瞳,带着两名随从转身就走,他生怕自己多在这里待一会,会忍不住?#38405;?#23569;年拔剑。

  热闹看完,周围围观的人散去。

  “小主,如若那小子所言非虚,他不但是法蓝宗弟子,还是那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你以后加入到法蓝宗,会不会有危险?#20426;?#33647;奴站在叶瞳身旁,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担忧,便低声问道。

  “不会的,只是一点小冲突而已。”叶瞳摇了摇头,一脸平静的说道。

  他刚刚观察过禹城的面相,那小子虽然狂傲一些,但却不是什么奸邪之人,因为和自己的一点冲突,在自己这里吃了点瘪,他不可能要了自己的命,顶多就是在?#25215;?#26102;候,给自己穿点小鞋,制造点麻烦。

  而此时,二十位奴隶看着叶瞳的眼神,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

  他们之前的眼神,?#26032;?#26408;,也有绝望,但此刻,他们不但看到的希望,甚至眼神里还有着强烈的崇拜,他们都在猜测,新主?#35828;?#24213;是什么身份?竟然厉害到连法蓝宗的弟子都毫无畏惧!

  蓝星苑。

  叶瞳等人带着购买的奴隶们回来,便把那些人交给药奴指使,而他则来到阁楼二楼,算起来,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小半年的时间,太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他都历历在目,也深刻明白,想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唯有变得强大。

  以前,叶瞳有药奴保护着,有蔚?#24471;?#21644;十一四人保护着,还?#24515;?#30264;老太保护着,甚至经历的那些?#24405;?#20013;,每每也能遇到贵人保护。

  但是……叶瞳马上就要独自前往法蓝宗,身边再也?#25381;?#21035;?#35828;?#20445;护,哪怕筑基后期的瘸老太,都无法?#24039;戏?#34013;宗半步,因此,以后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叶瞳的经历实在是太多,尽管?#24895;?#34987;这一世的叶瞳?#36299;歟?#20294;一些刻在他?#20146;永?#30340;东西,却依旧存在。

  ?#20174;?#32504;缪,谨言慎行,叶瞳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羸弱时,要?#20599;?#20877;?#20599;鰨?#24378;大时,也要韬光隐晦,藏其锋芒。

  随后两日,叶瞳一共制作出十?#35813;?#38450;御符,自己留在身上两枚,其它的全部交给药奴,待到他把消耗的元气补回来,精神也养好后,准备启程。

  “小主,老奴送您。”

  蓝星?#36820;?#22823;门外,药奴撑着油布伞,站在一辆麒麟车架前,他虽然努力的让自己尽可能保持平静,但眼神里流转着的那丝不舍,依?#26432;?#21494;瞳轻易捕捉到。

  蔚?#24471;?#30340;身影,也出现在?#22909;?#22806;,用那轻灵的声音说道:“我也去。”

  叶瞳看了看药奴,又看了看蔚?#24471;郟?#24403;他有所察觉,转头看向?#22909;?#20869;的时候,发现瘸老太也拄着那根黑碳棍,站在蒙蒙雨幕内驻足不语。

  “送君千里,?#25307;?#19968;别。既然?#31449;?#35201;?#30452;穡?#21448;何必多处那一时半刻?你们都?#25381;?#36865;我,好生留在这里修炼,我已经交代十一他们,如若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就听药奴你的?#25165;擰!?br>
  叶瞳用随意的语气说道。

  “嗯!”药奴把油布伞递过来。

  “你送我去法蓝宗,驾车。”叶瞳接过伞后,对着十四摆手说道。

  “是!”十四登上车架,待叶瞳进入车厢后,缰绳甩动,长鞭?#28216;瑁?#40594;麟车架?#36335;?#19968;股风一般,朝着南方驶去。

  法蓝宗。

  宗?#35834;?#22336;?#25381;?#19971;座高耸入云,连绵起伏的山岳之间,连绵起伏的雄伟宫殿,或者精致阁楼,密密麻麻数不清楚,除了一座山岳例外,其它大山之上全是如此。

  而这七座大?#21073;?#21017;?#25381;?#19968;座庞大的孤岛上,周围百里,除了东南西北四座桥之外,便是法蓝之海,想要从外界坐船到法蓝宗所在的岛屿上,除非拥有着结丹期的修为,否则根本就做不到。

  另外,环形法蓝之海外围,依旧是群?#20132;?#32469;,奇峰?#31449;?#24182;?#19968;?#26377;极其厉害的阵法笼罩,想要抵达法蓝之海,?#25381;?#36890;过唯一的一条大道。

  麒麟车架,停在两座数百丈高的山峰前面,两座山峰之间,便是一条数十丈宽的大道。

  “来者何人?#20426;?#20960;位守在大?#25042;?#20391;的法蓝宗弟?#27704;?#20303;了去路,其中一人迎?#26149;?#38382;。

  


仙宫 http://www.30656218.com/html/book/54/546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