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营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30334;?#36855;迷糊糊地被吻了一通,结束的时候眼睛湿漉漉的,有点迷茫。



  鹿轩非常温柔地亲了亲她的唇瓣,低声道:“西西,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28216;?#36523;边夺走的......”



  ?#30334;?#34987;他紧紧抱着,懵懵懂懂地把头靠在他肩上,垂下?#25628;?#30520;。



  她觉得自己有点奇怪,明明是爱鹿轩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竟然有点抗拒他亲吻自己。唉~



  ......



  接下来的几天,吴绝吴缺和该隐亲眼见证了热恋期间的人们虐狗是有多不客气,也看到了作为鹿轩的爱?#35828;?#36719;绵绵的?#30334;猓?#31616;直要被亮瞎眼。



  而且?#30334;?#29616;在的状态有点奇怪,平时都很正常,只要一提到和鹿轩有关的事,就会变得非常......奇怪。吴绝吴缺虽然无奈,但是并没有什?#31383;?#27861;。



  ?#30334;?#29616;在连门都不出了--虽然可能是鹿轩为了以防万一不让她出门以免发生意外--一天到晚地待在宫殿里。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这天晚上,罪城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军事演习。这是一项很重要的活动,从晚上一直到早上,时间会持续很久。



  罪城主人鹿轩和保?#34013;?#23567;队长吴绝都会参与,其他大部分人也都会去观看,所以宫殿里除了基础守卫就没什么人了。



  鹿轩把?#30334;?#23433;置在了房?#27704;錚?#35753;她不要出门,乖乖在这里等着他回来。?#30334;?#38750;常?#32536;?#28857;了点头--她现在对鹿轩是言听计从的。



  晚上十点,两个?#20302;得?#25720;的人影摸到了内宫殿附近的树林里。



  一个是红头发的美国人,非常和善帅气,另外一个是肤色比旁边这个美国人还白的中国男生,看着非常年轻。



  “Peter,你确定?#30334;?#20170;晚在这里?”男生低声问了旁边的男人一句。



  红头发声音非常明朗,即使没有表情眼睛也是笑眯眯的。“是的,鹿先生今天去了军事演习,旁边没有?#30334;猓?#25152;以她肯定留在这里了。荍,你确定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吗?”



  没错,聪明的读者估计已经猜到了这个荍也就是前面地下拳击赛里的“乔?#20445;?#20063;就是......于荍。不过只有他一个人,寂炎痕他们并不在这里。



  他俩到达宫殿外围时已经将近十二点了,因是夜里,大部分的灯都已经关了,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附近巡?#21360;?/p>

  今晚这里的守卫并不森严,他们出来的时候?#24187;?#21475;的守卫发现了。于荍正想?#21563;梗?#21487;是Peter的动作更快。他们把守卫的尸体?#31995;?#19968;边,借着夜色悄悄地?#27604;?#20102;大门。



  Peter指着鹿轩的房?#24551;?#22768;对于荍说,“荍,鹿先生的品味很不错哦,你瞧瞧,这个建筑的设计有一种抽象的感觉,是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结合,但是他不?#24515;?#20110;此,大胆创新,从细节出彩,后现代感十足,你再看看那里......”



  于荍简直恨不得一枪把这个?#19968;?#36865;去见?#31995;邸?/p>

  一路上遇见了好几个守卫的人,都没有来得及?#20174;?#23601;被两个人撂倒了,好不容易才来到?#20146;?#35946;华如宫殿的建筑前。



  此时底楼大门已被紧紧锁上,坚实无比,初略估计,不用一吨炸药是轰不开的。于荍和Peter围着整个建筑细细观察,这座被Peter极度?#26149;?#30340;建筑设计果然不同凡响,哪里都比从大门进去方便,他们找了一个地方,轻易地就爬上了二楼。



  这里面大的不像话,绕来绕去恍如迷宫(楼梯很多,电梯只有一个),于荍真后悔没有带多少人进来--这也只是吐槽了,事实上带的人还真不能多,不然连罪城都混不进来。



  于是他们决定左右分头去找,不管找到没有,半个小时后都在原地汇合,这里只有一些?#24230;耍?#20110;荍想如果不是倒霉碰到了鹿轩?#25937;耍琍eter应该不会吃亏。



  绝大多数的房间都是空着的,这里装修的十分?#22402;牛?#20854;实于荍不太?#19981;?#36825;种风格,在他的印象中,古堡里总?#20146;?#30528;一些可怕的东西。于荍说的没错,这里确?#24213;?#30528;一个恐怖的?#19968;鎩?/p>

  于荍小心地摸到某个楼层的一个房间前。门是虚掩的,门缝中倾泄出柔和的光芒,这里面有人。从门的豪华程度?#20384;?#35828;,这似乎不像是?#24230;?#20303;的房间。



  轻轻地推开门,空间豁然开朗,于荍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他看到一个女?#35828;?#32972;影,她静静地坐在床前,一下一下地梳着长长的头发,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蕾丝裙,背上露出一片如雪的肌肤,?#32536;?#21313;分的妖冶?#24895;小?#36825;个背影......于荍蹙了?#20037;肌?/p>

  在她前面,窗户大开,夜风一阵阵?#21040;?#26469;,撩拨起白?#27492;频?#31383;?#20445;?#36731;纱飞舞,月色朦胧,黑与白的缠绵,似乎有种?#29992;?#30340;情愫暗含其?#23567;?/p>

  于荍觉得她有些熟悉,?#20174;?#35828;不?#20384;础?#20182;悄悄地走上前,准备趁其不备?#21697;?#22905;。



  他的声音已经足够轻,轻到普通人不可能会察觉得到,可是却惊动了她。那时,于荍已经离她很近,他已经可以闻到她身?#31995;?#39321;味,虽然淡,却极为诱人,非常......熟悉。



  女人突然回头,几乎碰到了于荍的脸。那是一张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是她,?#30334;猓?/p>

  于荍无法描述自己心里此时的感觉。他从没想过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会是这?#25351;?#35273;--他的心猛然一阵抽痛,那瞬间几乎忘记了一?#23567;?/p>

  他的?#20146;?#26377;些发酸。



  ?#30334;?#20026;什么看起来这么没有生机?她到底在这里遭过什么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30334;猓?#25105;来救你了,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于荍一把拉住她,另一手握住了枪,今天就算拼了命他都要带她出去!



  ?#30334;?#19968;直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于荍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以为?#30334;?#26159;遭受了非?#35828;?#25240;磨神志不清了才会这样,所以没怎么在意。



  于荍拉着?#30334;?#21254;匆忙忙地来?#25509;隤eter约定会和的地方,他已经在那里等了,正悠闲地在那里看着什么。一看到他们过来,他马上满眼放光,无限憧憬地对于荍说道,“这里面的设计也是大手笔,简洁不失厚重,奢华却不失轻灵,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佩服佩服。”



  好嘛!敢情你刚才一直都在考察这里的装修吧?!于荍简直要被气死。



  Peter十分不好意思,“刚才那一路都没人,所以很快就回来了,你呢,你有什么发现没?”他突然看?#25509;?#33613;身后的人,大吃了一惊,“?#30334;猓浚 ?/p>

  于荍看看四周:“?#32570;?#35828;了,带?#30334;?#20808;出去吧。”



  Peter点点头,他们穿过大操场一样的前院,往外宫殿溜去。



  “什么人?!”



  途中,他们被守卫发现了,貌似还是一大帮人。Peter咬咬牙:“我去解决他们,你们先走。”



  于荍深深地看着他,郑重地说道:“Peter,这次?#24653;?#20320;了。”



  Peter笑了一下,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容。“荍,你救过我?#24187;?#20170;天就算出不去了我也一点都不后悔。好了,去吧。”



  于荍没有再停留,咬牙拉着?#30334;?#24448;宫殿跑去。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后,Peter的笑容渐渐消失。现在,是他表现的时候啦!



  于荍刚走进宫殿就觉得不对劲,这里灯火通明的非常亮?#33579;?#27668;氛安静得有点诡异!



  于荍拉紧?#30334;猓?#24448;大门奔去,却在下一瞬间顿住了脚步--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那是一个非常完美,漂亮得不可?#23478;?#30340;男人。



  他理了理柔软的长发,白皙得几乎半透明的肌肤,狭长的双目微微眯起,却仍然能看见他深邃的眼瞳,薄薄的嘴唇让人不能移开视线,银色的半长发懒懒地落在肩上。



  他把玩着手中的一颗黑钻吊坠,嚣张的钻石光芒在灯光下轻轻闪耀着。他像个孩?#24433;?#22320;透过黑钻向于荍这边看,深邃的瞳孔似乎散发着血色,嘴?#20052;?#21160;,露出撒旦一般的浅笑。



  于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鹿先生鹿帝了,他紧张地抓紧?#30334;?#30340;手腕没有松开一?#21069;?#28857;。????



  “于荍是吧?”鹿轩瞥了一眼于荍抓着?#30334;?#30340;手一眼,意味?#24187;鰲?/p>

  于荍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很强。但......只要没有他哥强,那么他就不会害怕。



  “你就是囚禁了?#30334;?#30340;那个变态?”--嗬,于荍的毒舌程度也绝对是和他哥寂炎痕一脉相承的!



  鹿轩的眼神冷下来:“呵?#29301;?#22234;禁?明明是寂炎痕自己留不住西西~”



  于荍也冷笑:“我不和你扯嘴皮子,反正情况是怎么样的你自己心知肚明,你骗得了谁都骗不了你自己。废话少说,今天我就是要杀了你然后带?#30334;?#36208;!”



  鹿轩忽然笑了一下,他脸?#31995;男?#24847;不?#20146;?#30340;,好像是真的听到了什么非常有趣的事情一样,很愉悦。



  下?#24187;耄?#20110;荍就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那样诡异的微笑了......



  



恶少出没:猫系少女注意! http://www.30656218.com/html/book/52/527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甲射手榜201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