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谈判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邪世帝尊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谈判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久之后,再次全副武装的端木止和语宁,已经一起站在了楚天遥房里。

  “常听闻九尊者风流倜傥,乃是人中龙凤,年纪轻轻,就在九幽殿出人?#36820;兀?#20170;日一见果?#24187;?#19981;虚传。您大驾光临,真令我们拍卖场蓬荜生辉……”

  端木止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吹捧,吹得脸不红心不跳,听得语宁都是大为诧异。没想到,这个向来眼高于顶的银狐族王子,要奉承起人也是毫不含糊。

  楚天遥悠闲的倚靠在沙发上,自顾用茶盖轻拨着杯里的茶叶。

  “好了,这些客套话也就不用多说了,直说你的来意吧。”他端起茶杯浅酌一口,看去是轻松惬意,“别浪费彼?#35828;?#26102;间。”

  端木止顺势在对面的沙发里坐下,轻轻巧巧的将话题带过:“九尊者,这不是客套话,都是我的真心话。您的大名,不单是我,我们整个拍卖场都是敬仰的。所以这一趟来找您,正是为了节省您的时间。”

  “对于特别?#30446;?#20154;,我们?#19981;?#26377;特别的交易方式。想必九尊者,已经看过说明手册了吧?”他目光微动,快速从摊开在桌面的手册一扫而过,又不着痕迹的收回。

  “您要是有什么看中的拍品,可以直接在这里跟我说,现在也不需要付款,托个底价就?#23567;?#21040;时候,我一定会帮您留下来……您知道,作为拍卖师,还是有?#21028;?#22810;‘便捷’的。”

  楚天遥淡淡一笑,却不理会他的暗示:“来此之前,本尊曾亲自联络过拍卖场负责人,他的答复是,一切还是要按照流?#22871;摺?#24590;么连你的老板都做不到的事,”他略微俯身,别有深意的打量着他,“你这个‘冒牌’临时工,反而能做到?”

  端木止身子一僵,但在房内的气氛,开始朝着异常的方向倾?#31508;保?#20182;又立刻恢复了微笑。

  “既然九尊者已经看穿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是,就因为是临时工,不扎根不带故,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可以一走了之。拍卖成交后,卖场负责人就算再想追究,也绝对不敢直接找您九尊者的麻?#22330;?#36825;样一来,你我都方便。”

  “是啊,临时工……”楚天遥品味着这个词,笑意深沉,缓缓加重了语气,“也包括挑唆本尊与?#24050;?#39740;帝相争,事后再一走了之……的‘便捷’么?”

  这一次,无论端木止涵养再好,也是彻底的僵住了。

  一直垂首侍立在沙发背后,如同一个真正服务生般的语宁,更是心脏怦怦乱跳,满脑子回转着的,都是“完了,完了”。

  半晌,端木止终于回过神来,?#35835;顺?#26377;些发僵的嘴角,勉强坐正身子,维持着残留的姿态。

  “九尊者,我也就实话跟您说了吧。我一早暗示您,?#24050;?#39740;帝也在这里,就是因为……如果您也有意竞拍凤凰泪,就不得不留意这个关键的对手!至于提前交易,也是为了万无一失……”

  这一招也算是铤而走险,直接将目的说出了一半。接下来,就看九尊者是否属意于凤凰泪,又是否会对这个交易动心了……

  楚天遥虽是早有猜测,这番?#21543;?#24324;鬼都是为了那无端出世的“凤凰泪?#20445;?#20294;当对方亲口承认,仍是不禁暗自冷笑一声。

  这些?#19968;錚?#31455;然将自己也算计在内……

  在刻意延长的沉默后,他慢慢放下茶杯,言简意赅的答?#21561;潰?br>
  “我只想买一个清静。”

  这句话就是明明?#35013;?#30340;告诉对方,他不要凤凰泪,也希望不管他们后面再搞出多少事来,都不要再把自己牵连在内。

  端木止显然也是聪明人,听他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也就没再坚持。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躬身施过一礼,就带着语宁离开。

  楚天遥漠然打量着他们的背影,唇?#27973;?#36215;一个嘲讽的弧度,顺手拿起桌上的说明手册,翻到了最后一页。

  他真正想要的,只有这方天宝鼎碎片。

  但如果告诉了那冒牌拍卖师,恐怕他会就地起价,利用宝鼎碎片,把自己绑上同一条船,要自己帮他保住凤凰泪。

  他一向讨厌被人威胁……既然这样,还是不要让对方看清自己的?#30528;?#20102;。

  此外,先前的“混元碎?#20445;?#20182;已经额外花费了八十二亿,这已经超过了他对礼物的预算。接下来的拍卖,他全程都不会再参与。最后的宝鼎碎片开销,也必须控制在2亿之内!

  2亿,对于一块碎片来说,应?#27809;?#26159;绰绰有余的……

  ……

  按照西陵辰的指示,柳茉在楼下大厅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二楼。

  那些包房内的一等贵宾,都无意接待一个?#21543;?#20154;,她只好到交易大厅寻觅猎物。

  借着两湖商会会长秘书的身份,她很顺利就打开了不少?#35828;?#35805;匣子,也展开了一番愉快的攀谈。?#20154;?#22238;去的时候,口袋里已经揣了一大把商家的名片。

  两湖商会再度崛起后,西陵辰就一直都是商界的风云人物。尤其是经过今天,在房地产市场狠狠击败了老牌巨头贾大富后,他的身价和名气,自然都是更上一层楼。他想认识别人,别人更想认?#31471;?br>
  能做老板的人,一个个都精明得很。现在的两湖商会,就像是一条风头正劲的大船,谁都想借他们的帆,也同样分上一杯羹。

  在柳?#32536;?#26377;意暗示下,他们更是将她看成了“和西陵会长关系不同的人”。毕竟老板和秘书的逸事,他们是见得多,也听得多了。

  在认识会长之前,先跟他的秘书打好关系也很有必要。为了今后合作顺利,他们少不了要给柳茉一些“小小的表示”。

  老板们的出手自然阔绰。这些红包,虽说还不足以竞拍兔耳杯,但加起来也绝?#32536;?#24471;上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

  拉几个客户,就能额外赚到这么一大笔钱,柳茉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现在她对西陵辰的怨气也消了,说到底,他们是利益共同体,他好,自己也好。

  才刚走到二楼,她忽然?#21561;?#21069;方闪过两个人影,似乎就是那位拍卖师,和先前的红瞳服务生。

  两人看上去熟悉得很,一路都在叽?#22402;竟荊?#19981;知说些什么。那拍卖师倒还好些,而那个红瞳少女,却是每走几步,都要朝身?#32536;?#36149;宾房偷望两眼,做贼般的鬼祟。

  他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柳茉出于好奇,就势躲在了墙壁后,?#23545;?#30340;听着他们的交流。

  两人越走越近,能听清那拍卖师长长叹息一声。

  “看样子,九尊者要的,的确不是凤凰泪。”

  那红瞳少女,语宁此时相当焦?#20445;?#19981;停的围着他转圈:“那怎?#31383;?#21834;?这个卖场内,能够在财力和地位上,同时和?#24050;?#39740;帝旗鼓相当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九尊者了!他不肯竞拍,没人帮我们拖住?#24050;?#39740;帝,那最后凤凰泪……凤凰泪……”

  “你?#31508;?#20040;?”端木止不?#22836;?#30340;扫了她一眼,“如果到最后还是找不到人拍,大不了,本王子自?#21495;模 ?br>
  语宁一脸耿直的指出:“可是,你哪有这么多钱啊?”

  端木止一阵拉不下?#24120;?#25512;了她脑门一把:“你个‘小兔’崽子,你就非得拆我台是吧?”

  他堂堂的一族王子,论身份高贵,论优雅的举止,原本可以不输给这贵宾房里的任何一个人!但现在给人服低久了,他感到就连自己的气质,都在朝着奴颜卑相靠拢。这简?#31508;恰?#26159;可忍孰不可忍!

  “我就不信了,趁着下次开拍还有一点时间,咱们一间间贵宾房的问!总能找到一个冤大头给我们接锅。”

  ?#33324;?#30528;干什?#31383;。俊?#20182;冲语宁使个眼色,又朝着最近的一间贵宾房抬抬下?#20572;?#36824;不赶紧去敲门?”

  当语宁胆怯的接受命令,开始?#35785;说那?#36215;房门时,躲在一?#32536;?#26611;茉,才重新缩回了脑袋,靠着墙壁陷入深思。

  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35828;?#28040;息……?

  ……

  虽然她是想不通,那两个妖族冒充拍卖场工作人?#20445;?#21040;底在打什么脑筋,但回到房间后,她就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西陵辰。

  西陵辰并没有解答她的?#26188;剩?#21453;而在短暂的思索后,就要她请那两人来房里谈谈。

  端木止踏进房门时,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商场谈判的……奸诈。

  “西陵先生,打赢了一场商战,想必正是春风得意,来寻鄙人何事啊?”

  他仔细的斟酌着?#31034;洌?#19968;面在沙发中坐下,心底仍是戒备十足。

  也许,这就是商?#35828;?#27668;场。

  就算他什么都不用说,只是坐在你面前,你就能感觉到他在算计你。

  商场上的阴?#20445;?#20182;是不懂。所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始终按紧钱袋……

  西陵辰似乎也将他的局促尽收眼底,淡淡一笑,从容自若。

  “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们的目标是下半场的拍品‘凤凰泪’,为此需要有一个人,帮你们牵制住?#24050;?#39740;帝。你最理想的?#25628;?#26159;九幽殿九尊者,?#19978;?#20182;拒绝了你,所以你现在正在为寻找新的助手而烦恼。”

  “你……”端木止心里的戒备再次蹿升了几个百分点,“你怎么知道?”

  人族的商人都是这么可怕吗?刚才自己还什么都没说,怎么心思就直接被他看穿了一大半?

  还不?#20154;?#35810;问,西陵辰再度语出惊人。

  “我可以帮你。”

  “我记得拍卖场有句流行的话,还没有出手的金钱,就算不得真正的损失。所以,抬价而已,我能遛贾大富一次,也就能再遛别人第二次。”

  “贵宾房竞价,只有价钱,没有身份。只要?#20197;?#36825;里出价,和?#24050;?#39740;帝纠缠,他多半会以为,和他竞争的是九尊者。”

  “?#19968;?#22312;他?#29260;?#21069;先收手。平白多出了一大笔钱,在拍卖结束后,他多半会去找九尊者算账,那时一样可以达到你‘鹬蚌相争’的目的。”

  端木止要的也正是这一?#23567;?#29616;在他也管不得西陵辰是怎么知道的了,兴奋的只顾连连点头。

  “没错,没错!西陵先生真是慷慨大方,急人所?#20445;?#38590;怪年纪轻轻,就能在商场屹立不倒,那我就先在这里谢谢你了……”

  他这么急于称谢,也正是担心西陵辰再提出其他要求。

  然而,他?#31449;?#36824;是斗不过一个年轻的商场老手。

  “?#19968;?#27809;有说完。”西陵辰淡淡一笑,笑容和善,内里却是怎么看就怎?#27425;?#38505;。

  “我的条件是,?#19968;?#24110;你抬高价位,绝对不会让?#24050;?#39740;帝一人独大,但事成之后,最后的成交价是多少,就按照总数的十分之一,作为我的报酬。”

  “成交价的十分之一?你疯了?”端木止惊得险些跳了起来,“你不过就是坐在贵宾房里抬抬价,?#24335;?#21448;没有真正出手,你又付出了什么?你直接开口要总价的十分之一……你的胃口,会不会也太大了一点?”

  西陵辰冷笑:“说白了,你就是觉得这个钱出的不值了?”

  端木止狠狠点头:“是!如果只是要抬价,哪怕我随便开一间贵宾房,我叫她……”他扯着语宁的肩膀朝前一推,“我叫她待在里头给我抬价,照样可以拖住?#24050;?#39740;帝,我为什么非得出这么多的钱来请你?”

  西陵辰并不理会他的愤怒,似乎对手越是焦躁,他就越是赏心悦目。

  “是,我拿这笔钱,你觉得自己亏本了。那么同样的价位,若是拿来买阁下的项上人头,?#20174;?#22914;何?”

  端木止面色骤然一冷,搭在桌面上的十指,也是根根紧绷:“你是什么意?#36857;俊?br>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商人,自己并不会太忌讳他。现在他所忌惮的,只是对方同样身为通天境的实力……

  西陵辰哂然一笑。这个笑容,此前是讥嘲贾大富的。端木止没有想到,当自己亲身面对时,这笑容竟是如?#35828;谋?#20919;可怕……

  ?#36335;穡?#20026;敌人送葬前的挽歌。

  “刚?#25293;?#20204;在贵宾房门口的对话,”他从柳茉手?#24515;?#36807;玉简,朝两人简?#32536;?#23637;示了一下,“包括如何利用九尊者,和?#24050;?#39740;帝相争,谋取凤凰泪……很遗憾,已经全部都录下来了。”

  “如果我把这段录音,交给他们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恐怕,他们都会争着想要你的人头吧?”

邪世帝尊 http://www.30656218.com/html/book/3608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西甲射手榜2018-2019
黑龙江p62开奖号 广西11选5开奖最快结果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 排列五走势图500期 山东十一选五免费预测 安徽25选5开奖 中国双色球福利彩票生肖 上海时时乐最新走势图 期香港六合彩开奖 三肖中特期期准费 辽宁快乐12任3最大遗漏 3d组三遗漏 体彩十二生肖时时彩 qq哪几个游戏刮刮乐 湖北快三走势图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