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说阅读网
东方小说阅读网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谈判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谈判

进入新版阅读

不久之后再次全副武装的端木止和语宁已经一起站在了楚天遥房里

常听闻九尊者风流倜傥乃是人中龙凤年纪轻轻就在九幽殿出人头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您大驾光临真令我们拍卖场蓬荜生辉

端木止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吹捧吹得脸不红心不跳听得语宁都是大为诧异没想到这个向来眼高于顶的银狐族王子要奉承起人也是毫不含糊

楚天遥悠闲的倚靠在沙发上自顾用茶盖轻拨着杯里的茶叶

好了这些客套话也就不用多说了直说你的来意吧他端起茶杯浅酌一口看去是轻松惬意别浪费彼?#35828;?#26102;间

端木止顺势在对面的沙发里坐下轻轻巧巧的将话题带过九尊者这不是客套话都是我的真心话您的大名不单是?#36965;?#25105;们整个拍卖场都是敬仰的所以这一趟来找您正是为了节省您的时间

对于特别的客人我们?#19981;?#26377;特别的交易方式想必九尊者已经看过说明手册了吧他目光微动快速从摊开在桌面的手册一扫而过又不着痕迹的收回

您要是有什么看中的拍品可以直接在这里跟我说现在也不需要付款托个底价就?#23567;?#21040;时候我一定会帮您留下来您知道作为拍卖师还是有?#21028;?#22810;便捷的

楚天遥淡淡一笑却不理会他的暗示来此之前本尊曾亲自联络过拍卖场负责人他的答复是一切还是要按照流?#22871;ߡ?#24590;么连你的老板都做不到的事他略微俯身别有深意的打量着他你这个冒牌临时工反而能做到

端木止身子一僵但在房内的气氛开始朝着异常的方向倾斜时他又立刻恢复了微笑

既然九尊者已经看穿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是就因为是临时工不扎根不带故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可以一走了之拍卖成交后卖场负责人就算再想追究也绝对不敢直接找您九尊者的麻?#22330;?#36825;样一来你我都方便

是啊临时工楚天遥品味着这个词笑意深沉缓缓?#21448;?#20102;语气也包括挑唆本尊与?#24050;?#39740;帝相争事后再一走了之的便捷么

这一次无论端木止涵养再好也是彻底的僵住了

一直垂首侍立在沙发背后如同一个真正服务生般的语宁更是心脏怦怦乱跳满脑子回转着的都是完了完了

半晌端木止终于回过神来?#35835;顺?#26377;些发僵的嘴角勉强坐正身子维持着残留的姿态

九尊者我也就实话跟您说了吧我一早暗示您?#24050;?#39740;帝也在这里就是因为如果您也有意竞拍凤凰泪就不得不留意这个关键的对手至于提前交易也是为了万无一失

这一招也算是铤而走险直接将目的说出了一半接下来就看九尊者是否属意于凤凰泪又是否会对这个交易动心了

楚天遥虽是早有猜测这番装神弄鬼都是为了那无端出世的凤凰泪?#20445;?#20294;当对方亲口承认仍是不禁暗自冷笑一声

这些?#19968;P?#31455;然将自己也算计在内

在刻意延长的沉默后他慢慢放下茶杯言简意赅的答?#21561;?/p>

我只想买一个清静

这句话就是明明?#35013;?#30340;告诉对方他不要凤凰泪也希望不管他们后面再搞出多少事来都不要再把自己牵连在内

端木止显然也是聪明人听他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也就没再坚持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躬身施过一礼就带着语宁离开

楚天遥漠然打量着他们的背影唇?#27973;?#36215;一个嘲讽的弧度顺手拿起桌上的说明手册翻到了最后一页

他真正想要的只有这方天宝鼎碎片

但如果告诉了那冒牌拍卖师恐怕他会就地起价利用宝鼎碎片把自己绑上同一条船要自己帮他保住凤凰泪

他一向讨厌被人威胁既然这样还是不要让对方看清自己的?#30528;?#20102;

此外先前的混元碎?#20445;?#20182;已经额外花费了八十二亿这已经超过了他对礼物的预算接下来的拍卖他全程都不会再参与最后的宝鼎碎片开销也必须控制在2亿之内

2亿对于一块碎片来说应?#27809;?#26159;绰绰有余的

按照西陵辰的指示柳茉在楼下大厅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二楼

那些包房内的一等贵宾都无意接待一个陌生人她只好到交易大厅寻觅猎物

借着两湖商会会长秘书的身份她很顺利就打开了不少?#35828;?#35805;匣子也展开了一番愉快的攀谈?#20154;?#22238;去的时候口袋里已经揣了一大把商家的名片

两湖商会再度崛起后西陵辰就一直都是商界的风云人物?#32469;?#26159;经过今天在房地产市场狠狠击败了老牌巨头贾大富后他的身价和名气自然都是更上一层楼他想认识别人别人更想认?#31471;?/p>

能做老板的人一个个都精明得很现在的两湖商会就像是一条风头正劲的大船谁都想借他们的帆也同样分上一杯羹

在柳茉的有意暗示下他们更是将她看成了和西陵会长关系不同的人毕竟老板和秘书的逸事他们是见得多也听得多了

在认识会长之前先跟他的秘书打好关系也很有必要为了今后合作顺利他们少不了要给柳茉一些小小的表示

老板们的出手自然阔绰这些红包虽说还不足以竞拍兔耳杯但加起来也绝对抵得上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

拉几个客户就能额外赚到这么一大?#26159;?#26611;茉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现在她对西陵辰的怨气也消了说到底他们是利益共同体他好自己也好

才刚走到二楼她忽然看到前方闪过两个人影似乎就是那位拍卖师和先前的红瞳服务生

两人看上去熟悉得很一路都在叽?#22402;竟G?#19981;知说些什么那拍卖师倒还好些而那个红瞳少女却是每走几步都要朝身旁的贵宾房偷望两眼做贼般的鬼祟

他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柳茉出于好奇就势躲在了墙壁后?#23545;?#30340;听着他们的交流

两人越走越近能听清那拍卖师长长叹息一声

看样子九尊者要的的确不是凤凰泪

那红瞳少女语宁此时相当焦?#20445;?#19981;停的围着他转圈那怎么办啊?#31354;?#20010;卖场内能够在财力和地位上同时和?#24050;?#39740;帝旗鼓相当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九尊者了他不肯竞拍没人帮我们拖住?#24050;?#39740;帝那最后凤凰泪凤凰泪

你急什么端木止不?#22836;?#30340;扫了她一眼如果到最后还是找不到人拍大不了本王子自己拍

语宁一脸耿直的指出可是你哪有这么多钱啊

端木止一阵拉不下?#24120;?#25512;了她脑门一把你个小兔崽子你就非得拆我台是吧

他堂堂的一族王子论身份高贵论优雅的举止原本可以不输给这贵宾房里的任何一个人但现在给人服低久了他感到就连自己的气质都在朝着奴颜卑相靠拢这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就不信了趁着下次开拍还有一点时间咱们一间间贵宾房的问总能找到一个冤大头给我们接锅

?#33324;?#30528;干什么啊他冲语宁使个眼色又朝着最近的一间贵宾房抬抬下?#20572;?#36824;不赶紧去敲门

当语宁胆怯的接受命令开始?#35785;说那?#36215;房门时躲在一旁的柳茉才重新缩回了脑袋靠着墙壁陷入深思

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35828;?#28040;息

虽然她是想不通那两个妖族冒充拍卖场工作人?#20445;?#21040;底在打什么脑筋但回到房间后她就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西陵辰

西陵辰并没有解答她的?#26188;ʣ?#21453;而在短暂的思索后就要她请那两人来房里谈谈

端木止踏进房门时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商场谈判的奸诈

西陵先生打赢了一场商战想必正是春风得意来寻鄙人何事啊

他仔细的斟酌着?#31034;?#19968;面在沙发中坐下心底仍是戒备十足

也许这就是商?#35828;?#27668;场

就算他什么都不用说只是坐在你面前你就能感觉到他在算计你

商场上的阴?#20445;?#20182;是不懂所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始终按紧钱袋

西陵辰似乎也将他的局促尽收眼底淡淡一笑从容自若

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们的目标是下半场的拍品凤凰泪为此需要有一个人帮你们牵制住?#24050;?#39740;帝你最理想的人选是九幽殿九尊者?#19978;?#20182;拒绝了你所?#38405;?#29616;在正在为寻找新的助手而烦恼

你端木止心里的戒备再次蹿升了几个百分点你怎么知道

人族的商人都是这么可怕吗刚才自己还什么都没说怎么?#20035;?#23601;直接被他看穿了一大半

还不?#20154;?#35810;问西陵辰再度语出惊人

我可以帮你

我记得拍卖场有句流行的话还没有出手的金钱就算不得真正的损失所以抬价而已我能遛贾大富一次也就能再遛别人第二次

贵宾房竞价只有价钱没有身份只要我在这里出价和?#24050;?#39740;帝纠缠他多半会以为和他竞争的是九尊者

?#19968;?#22312;他?#29260;?#21069;先收手平白多出了一大?#26159;?#22312;拍卖结束后他多半会去找九尊者算账那时一样可以达到你鹬蚌相争的目的

端木止要的也正是这一?#23567;?#29616;在他也管不得西陵辰是怎么知道的了兴奋的只顾连连点头

没错没错西陵先生真是慷慨大方急人所?#20445;?#38590;怪年纪轻轻就能在商场屹立不倒那我就先在这里谢谢你了

他这么急于称谢也正是担心西陵辰再提出其他要求

然而他?#31449;?#36824;是斗不过一个年轻的商场老手

?#19968;?#27809;有说完西陵辰淡淡一笑笑容和善内里却是怎么看就怎?#27425;?#38505;

我的条件是?#19968;?#24110;你抬高价位绝对不会让?#24050;?#39740;帝一人独大但事成之后最后的成交价是多少就按照总数的十分之一作为我的报酬

成交价的十分之一你疯了端木止惊得险些跳了起来你不过就是坐在贵宾房里抬抬价?#24335;?#21448;没有真正出手你又付出了什么你直接开口要总价的十分之一你的胃口会不会也太大了一点

西陵辰冷笑说白了你就是觉得这个钱出的不值了

端木止狠狠点头是如果只是要抬价哪怕我随便开一间贵宾房我叫她他扯着语宁的肩膀朝前一推我叫她待在里头给我抬价照样可以拖住?#24050;?#39740;帝我为什么非得出这么多的钱来请你

西陵辰并不理会他的愤怒似乎对手越是焦躁他就越是赏心悦目

是我拿这?#26159;?#20320;觉得自己亏本了那么同样的价位若是拿来买阁下的项上人头?#20174;?#22914;何

端木止面色骤然一冷搭在桌面上的十指也是根根紧绷你是什么意?#36857;?/p>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商人自己并不会太忌讳他现在他所忌惮的只是对方同样身为通天境的实力

西陵辰哂然一笑这个笑容此前是讥嘲贾大富的端木止没有想到当自己亲身面对时这笑容竟是如?#35828;谋?#20919;可怕

?#36335;w?#20026;敌人送葬前的挽歌

刚?#25293;?#20204;在贵宾房门口的对话他从柳茉手中拿过玉简朝两人简略的展示了一下包括如何利用九尊者和?#24050;?#39740;帝相争谋取凤凰泪很遗憾已经全部都录下来了

如果我把这段?#23478;?#20132;给他们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恐怕他们都会争着想要你的人头吧

本书来自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2018-2019